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瑞金)有四次格瑞拒绝了金的拥抱这一次他没有

*白吃粮很久了,交个虚假党费

*一写傻白甜就变得幼稚,梗都想不出了……


金走在格瑞的后面,半天没有说话。

他看到格瑞的背影,高大坚实,让人十分有安全感,自己只要轻轻抬手就能够到。但要是现在扑过去,格瑞肯定会敏捷地避开,他反应非常快,连看都不用看就能感知到。

——所以他到底为什么不愿意和自己拥抱呢!金苦恼的看着那个背影,眉头都快纠结到一起了。

一定是因为他嫌弃我。金在心里闷闷地想,他从小的时候就这样了。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有一次金和秋出了一趟远门,格瑞坚持不和他们一起出去,说一定要有一个人留下来看房子,当时还只有豆丁大的格瑞很倔强地表示自己不喜欢出去,就留了下来。

“格瑞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去吗?”金走过来问他,背上还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他们正准备出发了。

“不了,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格瑞淡淡道。

小小的金脸上满是失落的神情。

格瑞不和自己去的话那还有什么好玩的?

他想和秋说要不我们不去了吧,秋看出了他的动摇,十分不赞同地道:“金,一开始说要去海边的人是你,现在我们都准备出发了,反悔可不行。”就是因为金前阵子每天都在念叨想去海边游泳晒太阳捡贝壳,秋好不容易才腾出时间来陪他的。

金一听这话,表情更懊丧了。

格瑞轻轻叹了口气,柔声道:“去吧,下次我再和你一起去。”

金这才稍微释怀了一点,他抬起头看着格瑞:“那说好了下次要一起去啊,这次我先去探路!”

格瑞点点头:“嗯。”

金边走边朝他挥手:“格瑞,我会带很多贝壳给你的!”

格瑞也一边朝他招手一边点点头。

结果,第二天金就回来了。

当时格瑞正在门口除草,就听到一声熟悉的“格瑞——”传来,他直起身,非常熟练地朝旁边一躲,就看到一头冲过来的金栽倒在柔软的草丛里。

“格瑞!”金抬起头,沾着杂草丝的脸上仿佛丝毫没有被打击到一般露出笑容:“好久不见啊!”

“不是才一天吗?”格瑞不动声色地帮他把脸上的草叶摘掉,“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下次再也不带他出去玩了。”走在后面的秋也到了,一脸无奈,“金到了海边,才玩了一会就说想回去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你不在还有什么意思了。”

格瑞有点惊讶,表情柔和了下来。

“格瑞格瑞!我给你带了好多贝壳啊!我们进屋吧,我给你看!”金十分兴奋地扯着他的手往屋里走。

格瑞轻轻的从金的手里挣脱出来,手臂上还有一些残留的泥土:“金,你先进去吧,我手头上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做完了我再来看。”

金的脸瞬间瘪成了一个小包子:“诶——”

 

 

现在想来,格瑞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嫌弃我了?金有点委屈地想。

也不愿意和自己去海边,自己回来了也不是很高兴,还避开了自己,害得他扑在了地上——说起来以前叫他一起玩他都不答应,就知道叫自己走开走开的……

金又想起了他们长大后第一次见面,自己看到他超高兴的,想都没想就直接扑了过去,结果又被格瑞挡着脸前进不了。在鬼天盟的时候也是,金一靠近他就会敏捷的闪开,说着冷淡的话浇了自己一头冷水,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最气的一次是之前,预赛结束的时候,经历了大起大落的金觉得又沉重又疲惫,看到满是伤痕的格瑞,忽然就很想抱一抱他,但格瑞也没有回抱,只是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

一下子关于过往的记忆翻腾了出来,像潮水一样涌出,大多都是格瑞冷淡的脸,和疏远的话。

金越想越气,越觉得自己这么在乎格瑞但是格瑞一点都没关心过他,于是非常不爽地在格瑞的身后冲他做了个鬼脸,略略略。

有什么了不起的,哼。

前面的格瑞仿佛感知到了什么一般,微微转过头,疑惑地看向突然停下的金。

金忽然涌起了一股恶作剧的心理:好啊,不让我抱,我就偏要抱!

“怎么了?”格瑞出声询问,但金只是低着头不做声,于是格瑞走了回去,微微低头想询问他,却没想到被突如其来的力量抱住了脖子。

“哈哈哈哈!”金得逞了一般大笑:“格瑞你中招啦!这下躲不开了吧!”

都什么跟什么,格瑞觉得无奈又好笑,估计他又在单方面玩什么幼稚的游戏。

他怕金掉下来摔着,双手环住他搂紧了些,一手轻轻拍了下他:“玩够了吗,玩够了快下来。”

“不下来!你总是把我推开!就知道嫌弃我!我偏不下来!”金掷地有声地道。

格瑞闻言反倒轻轻笑了一下,他好像知道金在介意什么了。

“你先下来,我脖子都酸了。”格瑞有点无奈,轻柔地捏了一下金的侧腰,对方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刺激到,“嗷”了一声就掉下来了,所幸格瑞托着他站稳了。

稍微拉开了点距离格瑞才看到他的脸,金一边揉着腰一边撇撇嘴,嘴里还在念念有词:“我就知道blabla”。

格瑞轻叹了口气,直接俯下身拥住了他:“知道什么?”

本来还在闹腾的人仿佛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

金愣愣地感受格瑞突如其来的拥抱,以前他们其实也抱过,但那都是在面临危险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会落入圈套,他的心思根本都不在这上面。这是格瑞第一次主动抱他。

他这才发现格瑞的身体其实很温暖,和他冷冰冰的外表和言行一点都不符合。格瑞身上还有一股很好闻的味道,金忍不住在他怀里蹭了蹭。

蹭完自己都脸红了。

格瑞也不问他,只默默看着他发红的耳尖。过了一会才轻轻说:“走了吗?”

“嗯……哦、哦哦!”金这才慌慌张张松开他,眼神四处飘散,步子迈的虚浮,仿佛人都是飘在空中的。

格瑞看不下去,只好拉过他的手带他走:“你是想撞树上吗?”

金一反往常地不说话,只紧了紧握着格瑞的那只手。

他看着格瑞的背影,在心里笑嘻嘻地想,下次要是自己扑上去,格瑞一定不会再拒绝了。


评论(3)
热度(42)
  1. 烛君烛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figo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