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Pieces 7

夏天到了。

邱非走过教学楼下的荷塘的时候心想。

他们高二的教学楼下面有个荷塘,有几十年的历史了,年末的时候荷塘的最底层存了一层淤泥,棕黑的,横七八歪地竖着上一年枯荷的茎秆,青黄的,衬着古亭和灰色的石刻长廊,等冬天雪一落,很有几分断桥残雪的味道。夏天则是完全不同的样子,前几天还只有几团椭圆的深绿的荷叶,现在已经拔高到了离水面有快一米的高度,有一些高一点的,一些矮一点的,一荷塘的荷叶跟地铁里的人似的,你挤我我挤你,几乎没有能完全暴露在阳光下的叶片。

邱非漫不经心地走在石刻长廊上,看那些荷叶,看扶手上的雕花,学校里的广播站开始放歌了,一开始放了一首粤语歌,歌词乱七八糟他听不懂,也不想听懂,反正看到的东西,想到的东西,他一个都接受不进去,脑子里什么都是一晃而过,只有那个下午像走马灯一样晃过了一遍又一遍,黄昏时橘黄色的光线斜着照过来,他站在背光面,整个人好像透明的,一半在光里,一半在影里,看不清表情。然后就是像放了快进键一样的,画面结束的时候总是他被推倒在地上的那一幕。

无限循环。

太难受了。

他忍不住蹲下来想把自己埋在胳膊里,却不料刚一动作,就被人扶住了。

 

“怎么了?”

 

邱非抬头,惊诧地看着他。

 

那人好像还不自觉,像以前一样,毫不掩饰地用一脸关切的表情看他,还说,“你不舒服?肚子疼还是怎么了?要不要上医务室?”

邱非摇了摇头,没说话。

 

见他没说话,叶修也不做声了,一时间谁也不开口,两人之间又开始了沉默。

在经历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又怎么说话。

邱非看着一个虫子落在他面前,一爬一爬的爬到视线的另一边,然后抖动翅膀,一下子飞走了。

他还没走。

邱非的心思飞到八万里外,他该不是想着和自己和好,再回到以前学长学弟的日常生活吧。但是即使是那样,邱非也不介意。他宁肯那天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撞破,自己在他看来就是个刻板严肃的学弟,就是憧憬他崇拜他的后辈,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

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

 

邱非回了神。该回教室了,作业还没做完。

他压住喉咙里的一句“叶修前辈我先走了”,想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

 

却完全没料到被后面的人紧紧抱住了。

 

邱非的心跳的飞快,他来不及想缘由,脑子里一团浆糊,只想着周围有没有人在看他们,这里还是学校。他们维持了这样的姿势几秒钟之后,叶修在他耳边吹气一样说了一句:“来这边。”然后松开了他,拽着他的手腕迅速走进了亭子里一个隐蔽的角落。

他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就被推到了柱子上,叶修把手垫到他脑后,轻轻把他的脑袋压向自己,然后靠了过去,紧紧贴上了他的嘴唇。

 

叶修在吻他。

 

他贴的很紧,严丝合缝,然后退了一下,一口热气呼在他脸上,邱非感觉到叶修的手摸上他的脸,一手环过他的腰,压向自己,然后又靠了过去,两人又紧紧贴在一起。邱非被吻的全身发软,双手忍不住搂过叶修的腰,他闭着眼睛,只感觉到柔软的嘴唇在自己嘴上碾过一下又一下,然后他也如法制炮,一下又一下碾回去。两个人身上都是汗,搂着对方腰的手心里也全是汗,像是两条滑溜溜的鱼,但还是要紧紧抱着,快要压到自己身体里来。

 

广播里切到一个女声唱的歌,歌声凄切动人,清晰地传到邱非的耳里:

有生之年 狭路相逢

终不能幸免

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叶修在他眼睛上吻了一下,然后是睫毛,鼻子,最后又回到嘴唇上,然后又开始新一个难分难解的漫长的吻。

他们的气息滚烫而炽热,又相互融合,每一次都是亲到喘不过气,就放开一下,然后又迫不及待地迅速贴到一起。从始至终,都搂的紧紧的,生怕分开了一隙,就割裂开来了。

最后不知道是谁先放开谁,他们在缠绵的喘息中渐渐分开,但是还是靠在一起的,保持着拥抱的姿势。

邱非努力抬起一点头,但是又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他刚想出口询问,忽然间却被猛地推开了。

 

邱非睁开双眼,白色的天花板由模糊变得清晰。他起身,揉了揉眼睛,手摸到床头柜的闹钟,勉强看清上面显示的七点,然后又放回去,缩到被子里,接着睡。

评论(1)
热度(10)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