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喻黄】江上舟 十(1)

还有两周就是期末考的时候,班主任突然说要开家长会。


“这下老魏肯定又要告诉我妈我上课传纸条和你聊天了。”宋晓闷闷地道。


郑轩朝他看了一眼,“你还算好,我上次那张英语小考的卷子还没给我爸看过呢,不知道能不能躲过这一劫啊,亚历山大。”


“说起来黄少呢?感觉最近跟他说话的次数少了。”


郑轩不甚在意地道:“大概是和喻文州在一起吧。”


“他们最近走得很近啊。”


“毕竟是同桌啊,再说黄少跟谁不都自来熟?”


“也是,”宋晓晃了晃脑袋,“我还是先担心自己吧。”


 


小卖部。


“你家谁要去?”虽然这么问,黄少天却没等对方回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父母都在东北那边工作,一时半会肯定赶不回来,不然你这边的亲戚?”


喻文州沉默地从冰柜里拿了一罐芬达,过了一会才道:“他们没空去。”


黄少天顿了一下,他好歹也是高中生了,一些人情世故还是懂的,寄人篱下可能有些夸张,但是冷淡应该是没错的,他捏着一袋pokey棒,道:“那你让谁去?没人了吧,老魏不是说过这次家长会很重要,难不成你想缺席?”


喻文州摇摇头:“不会缺席的。”


他走到收银处,从兜里掏出几枚硬币放到前台,漫不经心地拂去铝罐外的一层水珠,抬手看了看表,又转头看一眼黄少天。


“怎么了?”


“没事。”黄少天摇摇头。


 


家长会安排在星期日的晚上开,学生都在教室自习。


晚自习照常进行,教室里只有写字的声音和沉闷的风声。


黄少天在解一道数学题,他左手撑着下巴,右手在答题的地方点个不停,盯着题目看了好几分钟了,结果题一半都没看进去。


忽然有人用笔戳了戳他的后背,转过头,那人指了指教室的另一边,他顺着方向看过去,郑轩冲他这边招了招手,指了一下他旁边的位置,又比划了什么,黄少天看了一会才明白他说的——“喻文州去哪了?”


 黄少天晃了晃脑袋,摆摆手,郑轩这才坐回去。


“我也不知道”——话虽这么说,他的心里倒是急躁的很,答题的空白就写了个“解”字,就再也做不下去了,他干脆放下了笔,然后抬头看了看钟,家长会刚刚开始,他前几天已经跟妈妈说过了,她应该会提前到,但他现在想的不是这个——他瞥了一眼旁边空空如也的座位,双腿仿佛坐不住一般地动了几下。


这莫名的急躁感。


黄少天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周围有几个人都朝他看去,他只是轻轻走到值日生那里请了个假:“上个厕所。”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安慰自己,黄少天还真跑去上了个厕所。他洗完手从厕所里出来,站了一下,能听到楼上有嗡嗡的说话声传过来,有些失真,他看了一眼天花板,在路过楼梯口的时候鬼使神差地拐上了楼。


楼道里全是漆黑一片,偶尔有几个办公室门内漏出一些光,他一路轻手轻脚,生怕惊动了什么老师或主任,一路爬到了五楼。刚站上五楼,老魏的声音一下子就清晰起来,黄少天掩耳盗铃般的扣上了连衣帽,双手插在口袋里,小心翼翼地向声源的房间靠拢。


门口时虚掩着的,大概是给迟到的家长留的门。他谨慎地朝门缝凑过去,里面坐满了人,他站在门口辨认了一会,看到了宋晓的妈妈和郑轩的爸爸坐在一起,他们的前面还坐着自己的妈妈。


他再看看,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形——那不是喻文州是谁?


他坐在偏后一点的位置,穿着那一身蓝色的校服,戴着眼镜,坐在一群大人的圈子里,却是一丝不苟地看着前方,听得异常认真。


黄少天定定地看着,忽然觉得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他从小就和父母一起生活, 没从离开过家乡,从小学到高中都有自己的玩伴,在迄今为止的人生里,他几乎没有离开过他最熟悉的亲友,也没有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生存过。有一些事情,他无从经历,也难以体会。


只是他恍然间能明白喻文州身上那股与他人不同的疏离感是哪来的了。


这一刻,黄少天突然很想走进去,坐到喻文州身边。


现实是他什么也没做——当然什么也没做。他只是默默起身,把帽子褪了下来,然后转身往回走。


 


 


 


 


 


 


 


 


 


评论(2)
热度(13)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