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喻黄】江上舟 十一

视野里一片蓝色。


潮湿的风裹挟着水汽扑面而来。


寒的?暖的?黄少天感觉不出来,他凑近了一点,仔细打量。


是一片江河。


除了河以外,什么都没有。


甚至连他脚下站的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走近一点,再走近一点。


滔滔江汉,如飞如翰。 


但还是明知道它的险,却放不掉它的魅。


忽然一个浪头打过来,白色的边,挟卷着蓝色的浪,直冲冲拍打过来。 


黄少天没有后退,而是更进了一步。


却忽然被人抓住了手腕。 

 


他睁开眼,是天花板。


 


“阿天,你等一下去帮屋企买点脚色,唔然第日超市人就多咗。”


“唔缩什么?”黄少天叼着一根牙刷,满嘴泡沫,半天说不清话。他啜了一口水,又“噗”的一声吐出来,又朝门外喊了一声:“你说什么?”


“阿妈我和阿爸要去一个亲戚家有事,你相就去购物广场买点脚色好唔好?”黄母直接推开洗漱间的门。


“要买嘅脚色都列咗一张单子,就放喺茶几上。”


外面传来了黄父的催促声。


“就嚟咗!” 


高跟鞋的踏地声。


“嗰我哋走咗哦!” 


门“匡”的一声关掉了。


“拜拜!”黄少天隔着一扇门挥了挥手。


 

放了寒假之后的,G市的地铁人流少了差不多四分之一,毕竟临近过年,不仅是学生,在这里打工的青年们也要回老家团圆。地铁里比外面反而还要暖和一点,坐在车间里,看着车窗外流动的光线,无聊地想着郑轩他们在干嘛,就摸出手机想水会群,熟的人几乎都不在线,结果只好作罢。 


购物城一如既往的热闹,而且比平时更挤。他一手捏着张单子,一手推着购物车,优哉游哉德走到冰柜面前,拿了一袋速食水饺扔了进去,又停住扫了一眼购物单:


”下一个是……醋?“他推着车往前走,漫无目的地四处瞟,忽然看到一个和喻文州身形相似的人。


那是一个年轻人,穿着一件黑色的毛衣,浅灰色的裤子,脖子上还围了一条各自围巾,那人背对着他,站在面食区挑挑选选,手里正拿着一包挂面在比较。他和喻文州背影相似,身形相仿,黄少天忍不住想,喻文州要是穿便服,是不是也像这样?


不知道他现在在干什么?大概是在和父母团聚吧。


总之不可能在这里。


黄少天晃了晃脑袋,推着购物车从那人旁边擦过,却听到有人叫他:


”少天?“


“诶你怎么没回老家?我以为你早就回去了。”


他们坐在四楼的餐饮区,这里人声嘈杂,一些店铺还会有叫卖声,黄少天不得不提高音量,对面的人才听得到。


黄少天有些不敢相信,什么叫做说曹操曹操到,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喜悦,简直像是惊喜。


“爸妈突然有事回不了了,我一个人在家也不好过年,就退了票,在这边过寒假。”喻文州边说边解开了围巾,黑色的毛衣里面露出一点圆领的T恤边。


他穿的真少。黄少天想。


喻文州越过桌子看他座位旁那几个大袋子:“少天来……打年货?”


“啊不是。就是普通的日常用品和一些吃的,打年货那种事是我妈一手负责的,轮不上我,我家里人有事来不了,就让我来买,”黄少天面对那个大一点的零食袋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旁边一家店铺的老板娘朝外面喊了一句:“34号,两份黄焖鸡米饭好了!”

“哎——来了!”黄少天应声而起,回头朝喻文州道了一句:“帮我看着位置啊!”


饭端上来的时候还冒着热气,黄少天问他:“你之前吃过这个吗?”


喻文州拆了木筷的包装。“只吃过一次,但不是正宗的。”


“诶嘿那你可来对了,”黄少天一脸得意,“这家的黄焖鸡可是很正宗的,先这样,喝口玉米烫,暖身又开胃。”


喻文州笑着将汤端到嘴边。


吃完饭后两人走出购物广场,刚走出大门,一阵寒风刮过来,黄少天两手提着袋子,又没戴围巾,风从领口灌进去,像直接扔了块冰,激的他刚进缩了缩脖子。


喻文州看他样子好笑,忍不住调侃道:“一件毛衣就能过冬?嗯?”


黄少天咬牙道:“你那是犯规,站着说话不腰疼啊!有本事你别戴围巾啊,别戴看你讲不讲的出这样的风凉话!”


喻文州看他冷的声音都有些颤了,有些担心:“太冷了?你是不是穿少了?我的围巾给你吧。“边说还边作势真要脱。


”算了算了我开玩笑的,你别脱了别脱了,“黄少天想阻止他,苦于没有空闲的手,结果一不小心抖掉了一个袋子,东西七零八落滚得满地都是。


”我来捡,你别动,“喻文州止住他,然后又动作麻利地捡完了装回购物袋,拉了拉提手,却没有要还回去的意思。


黄少天疑惑地看向他。


”我帮你提好了,送到你家。“喻文州提了提左手的袋子,”反正这是放假,我不着急回去,


黄少天有些惊讶,但也没有拒绝:”那就谢了。“说罢指了指地铁口,”冷死了冷死了,快,我们走这边。”


日更第一天。







评论
热度(11)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