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樱润】Day you laugh

福山关上了麦克风,把台本收到包里。等他抬头,樱井却还站在麦前,一动不动,一副出神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樱井桑?”福山试图唤醒正陷入自我世界的樱井。

“啊……啊,”樱井反应过来,醒悟般地看着福山,以为他在跟自己告别,便虔诚地弯腰道:“辛苦了。”

“辛苦了。”福山也弯腰回道,并察觉对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

对面的樱井也开始收拾东西了,福山顿了顿,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道:“樱井桑,正好工作结束,要不要一起去喝杯咖啡?”

樱井看向了福山。

 

“请给我一杯热可可。”福山朝店员竖起一根手指,又问正在玩手上的戒指的樱井,”樱井桑要喝什么?“

“卡布奇诺就可以了。”樱井有些心不在焉地答道。

福山随意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你听到了就点这个。

店员走后,福山向后倒进了柔软的沙发,看向了窗外,走过了一群穿长袖的年轻人,摇了摇头道:“啊啊,日本的秋天就快要来了呢。”

樱井也跟着往窗外看,气温虽然有所下降,但是阳光穿过枝丫,透过玻璃照进来,还是那么耀眼夺目,“明亮的秋天吗?”樱井笑了笑。

“哈哈,什么啊,原来还有讲冷笑话的干劲啊,亏我还有点担心你呢。“

“嗯?担心?“樱井抬起头。

福山坐起身,双手交叉立在桌上,表情有点认真地道:”樱井桑在想什么呢?刚才收麦的时候。”

“怎么了吗?“

“你表情超严肃的啊,而且一动不动的,还以为你怎么了,真是吓了我一跳呢,“福山一手撑起下巴,脑袋晃了晃,歪头道:”难道,樱井桑还沉浸在刚才的结局里吗?”

樱井摇了摇头,并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道:“这真是一个悲伤的结局呢。”这么说着的同时,笑容也消失了。

“是啊,真的让我很意外,我以为在明智抓住浪越的手的时候,一定能把他救上来的,结果浪越还是掉了下去。”福山这么说着,语气中流露出了一丝可惜。

“但是这并不是明智或者其他人的错。”樱井眼神低沉了一些,“浪越自己松开了明智的手。”

“樱井桑……”正当福山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女声打断了:“您好,您要的热可可和卡布奇诺。”

服务员小姐小心翼翼地把两个白瓷杯分别端到两人的前面。

福山搅了搅可可,杯子的上方冒出了些热气。

他接着被打断的话题道:“樱井桑是想说浪越的死是他自己造成的吗?“

樱井还是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绕开了这个话题,“润,你是怎么看待浪越这个角色的?”

福山想了想,道:“浪越……是一个很可怜的人,那孩子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天才,头脑聪明,成绩优秀,却在小的时候受尽了同辈和长辈的虐待——说起来这一点很不现实呢,真实生活中有这样的人至少一定会受到老师的庇护的——但是他还能一直忍耐,这一点还是很坚强的啊。直到他遇见了明智,一个和他有着相同兴趣爱好,还会保护他的少年,就像是找到了救赎一般。”

福山停了一下,把杯子递到嘴边,抿了一口,继续道:“他和明智一起做出了很了不起的东西,几乎足以改变世界,但是公式是错误的,他却因为急于证明自己而使用,从此覆水难收,成为二十面相。”

“听上去就像你把故事又讲一遍,”樱井吐槽道,但也接过他的话头,“其实是想得到明智的肯定吧,本来是二人结晶的产物却被对方无情地否定了,然后长期累积起来阴暗的情绪一同爆发,就变成了之后的浪越,开始报复社会。”

樱井晃了晃瓷杯,黑框镜片反射出一道暖色的光,“只是为了得到某人的肯定,连自己的生命都……在所不辞吗?”

“你是认为浪越很可怜吗?”虽然听上去像是来自本人CV的质问,但事实上福山并没有任何生气的表现,只是在用普通的口气询问。

“有点吧,毕竟好不容易从那种地狱中解脱出来,又被自己唯一的挚友无情地打击,换做谁都会很受不了吧。但是……”

福山眉毛一挑:“但是?”

“但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樱井抿了一口卡布奇诺,“酿成浪越悲剧的原因其实很复杂,但是致命一击是他自己,是他对世界主观造就的长久的积怨,满足于自我救赎的安慰,以及最后的……对明智的感情的自以为是的误解,最终导致了他的死亡。”

福山沉默地听完了樱井的解析,最后却是很会心地笑了笑,“果然是这样呢。”

“什么?”

“樱井桑不觉得吗?我认为你果然很适合明智这个角色啊。”

樱井对这个说法感到有趣一般的笑了笑,“这是在说我高冷吗?”

“并没有,我知道樱井桑是一个很亲切很有趣的人,而且和我一样是一个忠实的冷笑话爱好者,但是在这样的外表的背后,樱井桑的内心其实是在很理智地看待着周围的一切,”福山笑着看他,接着道:

“樱井桑不觉得自己的气场其实很微妙吗?不管是生放还是现场的event你总是很容易出神呢,整个人像是沉浸在自我世界里思索一样,虽然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就是了。那种时候的樱井桑虽说看上去木讷,但是因为戴着黑框眼镜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严肃感。这让人真的很好奇啊,你究竟在想什么呢?明明很健谈却总给人一种瞒着点什么的闷骚感,就这一点上来说,你不仅是声音很配明智,就连性格也有点相似啊。”

“是这样吗……”樱井看上去像是被福山的长篇大论给惊住了,“我完全没有察觉到呢。”

福山像是被他的反应逗笑了一样,“樱井桑自己不是说过吗,小的时候是一个喜欢默默思考的性格不好的小孩。

“真亏你还记得啊。连我自己都不记得在哪里说过这样的话了呢。”樱井撇撇嘴。

福山把可可推到一边,一只手撑起了下巴。

“长大了虽然会有改变,但总是免不了留下一些影子呢。”

樱井忽然摆出了一副很嫌弃的表情,”呜哇,润你真不适合说这样的话呢,我是说顶着一张娃娃脸讲这样大叔才会讲的话,说起来这种一本正经的台词跟你完全不搭边才是啊!"

“什么啊,你这是在小瞧我吗,喂,区区一个人类竟然这么嚣张,好歹我也是有四十高龄的前辈了,就不能耍一下帅吗?”

说完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刚才那是什么台词,什么区区一个人类,好土好中二哈哈哈……“

“就是啊,还自己吐槽自己的年龄,说起来我还比你大,应该是你的前辈才对!”樱井笑着指了指福山。

两人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笑的差不多的时候,福山忽然压低身子靠近樱井,虽然笑容还没褪下,但是能从中感到一点认真,

“讷,樱井君,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要是樱井桑是明智的话,你会救浪越吗?”

 

樱井看着向自己靠过来的福山,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他柔软的黑发和纯白的衣服上,还有触手可及的纯真无邪的笑脸,卡布奇诺的味道在口里久久弥漫,他坐在大树的阴影下,福山坐在暖光的中心,他们中间微妙地隔着一道光影交界线。

 

樱井垂下脑袋摇了摇头,“我救不了浪越。”

 

“但我会救你。”

 

他重新抬起头,认真地看到福山的眼睛里,”要是润变成那样的话,我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你拉回来。至少一定不会让你死。”

 

福山的笑容更大了,简直就和夕阳一样耀眼又温暖人心。

樱井也仿佛感染了一样,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颜。

 

“我知道了。很高兴成为樱井桑人生中重要的一员,樱井桑也是我的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人呢。”

福山笑着退了退后。

“那么,今后也请多多关照了,孝宏君。”

 

“是,润也要多多关照。”

 

金色的夕阳下,咖啡的浓郁香味中,两人微笑着四目相对。

 

 其实是对乱步奇谭里樱润梗的一个小脑洞。

说起来两人根本不可能有这么一本正经的谈话啊XD

话说,有没有人是声优饭啊?

 

 

评论(26)
热度(78)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