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樱润】金发与ADlive

“什么啊那是,”樱井笑着指着迎面走来的福山,“你什么时候染的啊?”

“什么?”福山一开始很迷茫地问,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讲自己的头发,“啊,是在说我的金发吗?感觉怎么样?新染的哦。”

“什么感觉怎么样啊,从看到你出场开始我就想吐槽了,你到底为什么想把头发染成金色的啊。”樱井笑着问他,语气里有点你这家伙做了什么啊的感觉。

“怎么?不合适吗?还是说不好看呢?”福山捋了捋前额的刘海。

樱井的带着点好笑的表情看他,斟酌着说:“也不是不合适吧……怎么说呢,不习惯啊,润的金发。你看,一直以来都是黑发不是吗,突然间变成金发的润,感觉像是另一个人呢。”

“那是什么话啊,我就算染了头发不也是福山润吗。我的粉丝可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呢,即使在看到了我的金发之后。”福山得意地扬了扬头。

“是是。”樱井摇摇头,“其实要我说的话,我倒是觉得黑发的润更好看。”

“我只是尝个新鲜感啦,还有配合我的凶恶的角色设定而染成金发的。”福山指了指右侧,“啊,我们往这边走吧,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寿司店哦。”

两人走在宽阔的街道上,此时是2月,寒气还没有完全回暖。

福山搓了搓手,对着手掌心呵了一口气,朝旁边的人道:“说起来,樱井桑当初为什么想要去染发的啊?”

“染发啊……”樱井挠了挠头,“最开始的时候是想让自己不要那么土气,变得看起来帅气一点,而且男声优界那么多黑发和棕发,要是突然出现一个金发的人,不是很显眼吗?本来只染金发看起来不是很适合我,但是尝试戴黑框眼镜之后发现意外的合适呢,而且没想后来的时候……“

福山吐了吐舌头,恶作剧地插嘴道:”没想到后来成为了本体吗?然后人们一说到日本著名声优樱井孝宏脑袋里就会浮现出金毛加眼镜的经典造型呢。”

“哈哈哈!说不定真的是这样的呢!“这句话仿佛戳到了樱井本来就不高的笑点,他在路旁快要笑到捂肚子了。

福山也跟着笑起来,又说:“虽说都是偏金色的头发,但迄今为止的发色也有各种不同呢。”

樱井勉强缓了过来,回道:”啊啊,是这样没错呢,我想想啊,”樱井歪了歪头,一手捏住下巴,做出一副思索的姿态,“以前黑发的时候试过挑染棕色,然后有过完全染成栗色——啊对了,还有染成金棕色的时候过,其实完全染成金色的时候不多啊,大部分的时候感觉还是栗色才对呢。”

这么说着的同时,樱井自己也认同般的点点头。

“我的话,果然还是选金栗色。”福山冷不丁插了一句。

“哈?那是什么说法啊?金栗色?话说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

“我是说,要我选最喜欢的樱井桑染过的发色的话,我会选金栗色啦,“福山指手画脚地比划道,“就是那种栗色,带点红色的感觉,但是又会像金色一样发光的感觉的颜色啊,感觉超适合樱井桑的。”

“那不就是栗色而已吗?什么叫像金色一样闪闪发光啊?并没有那回事吧。”樱井吐槽道。

“好了好了,你说是就是了。”

突然,福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的“啊”了一声。

“说起来,樱井桑好像说过喜欢金发的同性吧?还要有胸毛的那种?”福山调皮地挤挤眼睛,“听上去真是重口味啊,话说回来你这个标准是针对欧美人的吧?又是金发又是胸毛的?”

“才没有重口味呢——是很想这么说啊,但是听你这么说确实有点这样的感觉,”樱井自己耸着肩膀笑了笑,“其实胸毛不重要啦,毕竟穿着衣服又看不出来——”

正在这时,福山插了一句:“欸,那我这种的怎么样?”

樱井没反应过来一般地停住脚步,眨了眨眼:“什么?你说什么?”

福山却好像是来劲了一般的,趁机走到樱井的前面,面对面地看着他,戏剧化地把声音调的低沉一点了,用一本正经的腔调说道:“樱井君,我是来自大阪的你的粉丝,因为太喜欢你而把头发染成了金色,樱井君觉得这个样子我能合格吗?”

“嗯……”樱井一手搭在另一只手的手肘上,一手捏住下巴,还状似十分认真地在考虑一般,“看着还不错,就是有点不良的感觉——啊,你有胸毛吗?”

“我并没有那种东西哦。”福山微笑着地回答。

“不合格。”樱井快速答道。

“诶——!!”福山用变回来的更加清脆的声音说道,浮夸地抱住了头,“怎么会,不是说好了胸毛不重要的吗?!”

“对我来说的话,标准是金发百分之六十,胸毛百分之三十。”

“剩下的百分之十呢?”

“不乱吐舌头。”樱井回道。

“呜哇,原来还有这一招啊。”福山意外地道。

“不过说真的,你这样看上去是挺不良的,有点像街头那种很坏的小混混。”

樱井指了指福山那一身皮衣,还有腰带和腰间挂着的指虎,下身是双靴子,全身都闪闪亮亮。他从表演出来就把台妆擦掉了,衣服还没换。

福山丝毫没有感到生气,反倒是炫耀般的笑了笑:”怎么样,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符合角色设定?“

“确实如此,你一出场大家都在想这是哪个不良的机车少年的设定呢,润你中二的本性暴露了”樱井朝福山眨眨眼睛,又道:“有趣吗?超人演出?润是第一次来呢。”

“现在不是叫ADlive吗?不过确实超有趣的啊。”

樱井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忽然绷住了脸,右手虚握拳朝福山伸去,模仿记者的口气道:“福山润先生,据大家所知这是你第一次参加ADLIVE,你有什么感想呢?”

福山装模作样地把拳头放在嘴边,“咳咳,嗯,今天能来参加ADlive非常开心,我之前都是看着别的声优们在台上玩,现在自己也体验了一把,感觉十分新鲜,和铃村桑搭档也很有趣。”

“请问您今天演出的时候紧张吗?”

“完全不紧张。”福山面不改色地一本正经道。

“骗人,明明就很紧张吧。”

“不要突然间就回到原来的角色上了啊,”福山哭笑不得地道,“不要拆穿我啦。”

“不过确实很紧张没错,因为我又是第一次还是压轴的啊,很害怕抽到不好的签或者接不下去了就冷场了,有时候都不敢抽了呢。”

“而且你途中的时候还用了其他场的梗是吧?”樱井问道。

“啊对的,是那个是吧,”福山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物一样,笑道,“因为最开始听到燃铁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太有趣了,就忍不住自己用用看。”

“确实很有趣,把我也吓了一跳了。”像是要验证这句话的有趣一般,樱井面朝福山道:“你哪个中学毕业的?”

“我是yana中(台上好像是这么说的)。”福山正经脸道。

“啊,我是富士中。”樱井也正经道。

说完两人不约而同地开始发笑。

“哈哈哈哈哈哈,”福山一手捂住肚子,一边道:“什么叫富士中啊话说真的有这个中学吗?”

樱井指着福山道,“你自己不也是一样,yana中是什么东西啊,没听说过啊!”

两人在一棵樱花树下为各自的话捧腹大笑。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寿司店门口。这是一家很传统的寿司店,门口有深蓝色的布料的门帘,能隐约听到里面的忙活声和说话声。

进去之前,樱井朝福山道:“润晚上还有一场吧,我不能来看了,有点可惜呢。”

“嘛,反正最后都会看到的不是吗?”

“说的也是。加油啊。”

“知道了知道了。”福山微笑着说。

他揉了揉肚子,“啊啊,我肚子好饿,”福山一把掀起门帘走了进去,“老板,老板,好久不见啊——”

“说起来我也饿了呢。”樱井也跟着进去。

两人的说话声逐渐隐没在深蓝的门帘之后。

纯属胡扯的一篇(。

像是考哥染发的原因润润的借梗之类的全是臆想,真实情况我也不知道。

话说ADLIVE真的好有趣,在我看来考哥与小祥的夜场简直就是去年最佳,我看了不下五遍23333

今年的已经开始了呢,但是看不到好遗憾……还是坐等有资源的人上传吧。

啊对了,你们有人知道考哥或者润润的博客吗,请务必发给我地址!

评论(5)
热度(83)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