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阿松|色松】花吐松 1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早晨,一松像往常一样刷牙洗脸,他一般是最晚起的一个之一,说是晚起不过是几分钟的时差,十四松和轻松最先起床,然后其他的兄弟就会被十四松吵醒……不愧是核弹头般的存在。但是对着这样的十四松,一松却完全不讨厌。

今天去看看桥头的小猫吧……这么优哉游哉地想着,喉咙却突然传出了异样感,“咳……咳咳,”牙刷“啪”地一声掉到洗脸池里,一松捂着喉咙重重咳了几声,惊奇地看着手上掉落的樱花花瓣。

“这是……”有人说了一句话,这个声音却不是来自一松。

一松立马转过头去,看到了刚从厕所出来的空松。

“?!!”

在侧身的时候空松看到了一松手里的粉色花瓣,扶了扶墨镜道:“oh , beautiful flower……”然后立马意识到了问题,“不对,等等?这是花吐……”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松狠狠揪住了衣领,墨镜被惊得掉到了地上,眼前忽然放大了狰狞的表情:“敢和其他兄弟说就杀了你啊!”

“哦……哦哦。”被勒着脖子的空松迟疑地点点头,褪掉了墨镜之后的眼神透着一股迷茫和委屈。

一松狠狠地瞪过他一眼,道:“绝对,不要和任何人说这件事!”

“知道了……我不会说的,”空松故作镇定下来,见一松没有继续示威才道,“不过……所以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一松?”

一松立马又瞪回来了:“没有!”

“我知道了I get it 了……不要瞪我啊。”空松一边躲避着一松仿佛杀人般的目光一边捡起墨镜,那分明就在说“你再提这件事我就杀了你”。简直是无声的威胁。

一松看着空松还停留在原地不动,立马又飞过一个眼刀,对方这才走人。

 

这简直……太糟糕了。

上午独自坐在角落逗猫的时候,一松的内心都久久不能平静。

还好自己平时都带着口罩,不然肯定立马就暴露了……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啊可恶!

花吐症……一松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病,但是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染上这种病,怎么会……他回想了一下,昨天下午去桥边的时候,好像身上掉了一片花瓣,自己没多想就摘掉了……啊啊,原来是那个时候吗?那个原来是花吐症患者的花瓣吗?!

只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懊悔了……

一松沮丧地想,忍不住又咳了几下,掉出几片花瓣,颜色比之前更浅了。

这下怎么办……听说如果治不好就会丧命……要不要告诉其他的兄弟呢?

几乎是刚一冒出这样的念头就被否决了,“不不不——”一松自顾自晃了晃脑袋,告诉大家,这大概是最后的最后的选项。

啊说起来,已经有一个人知道了啊,还是他最不愿意告知的那个人!

一松想起早晨的情况就忍不住抱头呐喊: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空松?!

空松,这个从出生开始就看不顺眼的兄弟,一松自认为世间最排斥的一个人。

讨厌他的理由简直数都数不清,整天穿着很痛的皮衣,带着金片的裤子,骷髅的皮带,背心和墨镜,穿着自认为完美的时装,嘴里时常冒出一些不着边际的英文和中二的话语,明明就不被任何人关注却永远装腔作势的样子,就像个演员一样,没有聚光灯也一样能自娱自乐,明明自己都是躲在暗处的,凭什么他就可以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

没来由的自信,令人无比火大。

“可恶……这家伙……总有一天……”一松咬牙般地碎碎念,却又马上被喉咙里的花瓣呛住,狠狠咳起来。

 

中午吃饭的时候,小松把碗递给空松:“空松,帮我再盛一碗!”

空松把碗递给轻松:“轻松,帮小松再盛一碗。”

轻松把碗递给离电饭煲最近的一松:“一松,帮小松哥哥盛一碗吧。”

一松默不作声地接下了碗,盛好一碗,却没有递过去,而是面无表情地把饭砸向空松。

“咻——啪!”

毫无防备的空松自然被砸了一头白饭。

“诶、诶——?!”众人吃惊地看着这一幕。

“空松哥哥,没事吧?!”椴松惊叫。

“为、为什么是空松哥哥……”轻松差点抓不住筷子了。

小松貌似也被吓到了,道:“今天的一松怎么了?”

椴松道:“一松哥哥不是平常就很针对空松哥哥?”

轻松道:“不不,平常没有这么敌对的吧。”

小松道:“今天的一松好像和平时不一样啊,除了平常的阴暗气息之外,好像还有什么其他的强烈的气场?”

十四松举了举筷子道:“我也感觉到了,跟平常的哥哥不一样!”

一松完全不在意他们的讨论,一直耷拉着的眼皮底下射出异样锐利的眼神,冷冰冰地盯着满头白饭的空松不做声。

“空松哥哥……”

“没、没事的……”被砸中的当事人空松却没有太大反应,只是十分狼狈地把头上的饭粒全部弄掉。

小松看了看一松,又看了看空松,道:“空松你……做了什么让一松生气的事吗?”

“嗯……”空松有些犹豫地含糊应道。

一松紧紧盯着空松,忍不住又咳了几声,硬生生把花瓣又咽了下去。

这家伙要是在大家面前说了,我就现场宰了他!

“啊啊、那个……我不小心把一松的猫粮给扔掉了……brother就生气了……”空松用着平时的腔调一本正经地扯谎。

他对上一松略显惊讶的眼神,却完全不在意地继续道:“呼……it’s my fault.”

“什么啊,原来是你这家伙踩到了禁忌了啊,”小松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还没心没肺地补上一刀,“这不是活该嘛。”

“空松哥哥真是不小心啊。”椴松道。

“真是的,就不能好好吃顿饭吗。”轻松抱怨道。

“呼哧呼哧”十四松则早已经回到狼吞虎咽的正常节奏了。

空松勉强笑了一笑,双指划过太阳穴,做了摆酷的姿势:“Don’t worry,I’m OK.”

“吃饭吃饭,喂你们赶紧把我的饭递过来啊。”

见大家都恢复到常态,一松也继续默不作声的吃饭,只是会时不时瞟一眼空松。

 

十四松一如既往很欢快地经过主室,里面只有空松一个人,看上去正在看杂志但是貌似有点心不在焉。

他叫住了正经过门口的十四松:“十四brother,你要去哪呢。”

“嗯?我吗?我要去和一松哥哥喂猫。”

空松犹豫了一下,道:“十四松,你过来一下。”

 

评论(3)
热度(85)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