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阿松|色松】花吐松 3

*掺杂私设的花吐症

 

之后空松开始热衷于帮一松找各种各样的女生。

“如果没有就创造一个。”空松自以为很聪明地对他说。

一松当然没有理他,虽然他知道越拖下去病情越是很严重,但是让他喜欢上一个人并追到手这种方法未免太荒谬。

于是就变成空松单方面拉线。

“这个怎么样?very beatuful哟。”

“不要。”

“那这个?cute type也不错。”

“不要。”

“噢我知道了,那肯定是要sexy——”

“都说了不需要了——咳、咳”

一松捂着嘴巴把对面递过来的照片全部推开。那些照片他一张都不想看。

说不清楚为什么,看着空松对这种事这么上心,他感到很火大。

“总要试一下吧。”空松无奈道。

“不想试。”而且喜欢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怎么可能说喜欢就可以喜欢上的。

一松瞪着那些照片,忽然有些好奇。

“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面对一松突如其来的提问,空松有些措手不及,脸颊微红,有些含糊地说道:“就、就温柔一些的吧。”

说完他又忍不住道:“好像活泼一些也可以?”又道:“quite girl貌似也不错?”

这算什么啊?一松心想,喜欢的人可以这么随便吗?

“普……通的就可以了。”空松因装酷而紧绷着的脸浮现出了微妙的表情。

一松翻了翻眼皮,这家伙是不是只要有人对他告白就会喜欢上啊?到底是傻还是纯情啊?是笨蛋吗?绝对是笨蛋吧。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完全没注意到自己的烦躁。

“一松呢,喜欢什么样的人呢?”空松有些尴尬地想转移话题。

“……我不知道。”

一松一下一下帮腿上的猫顺毛,轻轻咳了几声,有些心不在焉。

毕竟对他来说,从小到大亲密接触过的只有兄弟和猫而已。这种话题,他几乎没有深入考虑过。

不过大概很难吧,对他来说,有时候不清楚到底是找一个他喜欢的人容易还是找一个喜欢他的人容易。

喜欢……吗?喜欢是什么感觉?跟喜欢猫的感觉差不多吗?还是会更高兴一点?

不知道在哪里看到的,说是一个人最容易喜欢上的,就是长久陪伴在他身边的人。

那样的话,是不是会有人陪自己外出?陪自己玩柏青哥?还会一起去喂猫?好像是挺开心的,不过和现在也没什么差别,他现在也有人陪——

“——?!”

“怎么了?为什么要盯着我看?”

刚才一松一下子看过来,让他有些紧张。

一松有些震惊地看着空松。

“骗人的……吧……”

就在刚才一瞬间,空松的脸忽然浮现在一松的脑海里,让他不由自主看向了空松。

怎么可能呢,自己喜欢的是空松这种事,这要是某个八卦杂志的心理测试结果,他一定会撕了那本杂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仿佛要否定这样的答案似的,他努力地晃了晃脑袋,试图驱除这种想法。

不过越是抵抗就越是有反效果,他现在脑袋里满是空松和他在一起的场景,回家的街道,桥下的猫窝……最终都重叠成眼前空松迷茫的脸。

一松很是窝火地对着那张脸吼了一声,不过很快又被咳嗽呛回去。

“咳、咳咳咳……”

原本有点被吓到的空松见状赶紧过来拍他的背,却被他一下子甩掉了。

刚想冲空松发怒的一松突然愣住了,他有些惊讶地捡起一片落下的花瓣。

“花瓣……什么时候变成蓝色的……”

 

自从那天讨论了那样的话题之后一松就一直处在很阴郁的状态。

空松倒是和之前一样,帮他打掩护,捡掉落的花瓣,不过越是这样被照顾,一松就越是烦闷。

最近花吐症已经越来越严重了,有时候一直咳个不停,多亏了口罩和空松的掩护才没有被其他兄弟发现,被小松问到的时候也就是说感冒了而已。

“感冒了的话最好还是去医院看看哦。”小松道。

他心想,啊啊,要是有就好了,能治疗这种病的医院,能够让他不要再为了这种愚蠢的问题和无聊的感情而疑惑的医院。要是有就好了。

不过只有一次差点暴露了。

六兄弟坐在主室闲的没事做的时候,十四松吸吸鼻子,一如既往张大嘴道:“嗯?好香的气味!”

玩手机的椴松也跟着吸了吸鼻子:“真的呢?好像是……某种花香?”

其他兄弟闻言也嗅了嗅。

只有一松不做声地拉紧了口罩,身体不由自主地往角落里缩。

大家都在找气味的来源,敏捷的十四松已经快要爬到一松那边去了。

一松紧张地盯着众人。

没有人注意到空松默不作声地往自己身上喷了些什么。

突然,空松跳到了桌子上:“呵,是我的perfect perfume哦,怎样?是不是非常美妙?”

他把自己的皮衣撩开,顿时一股非常刺鼻的味道涌出来。

“咳、咳……这是什么?!”轻松完全被呛到了。

小松被刺激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一手在自己鼻前扇个不停:“住手!快住手!”他对轻松道:“轻松!快开窗!”

“这哪门子的香水!哪里买的!好痛啊空松哥哥!”椴松道。

“呼呵呵呵呵呵——”空松敞开皮衣站在屋子中间,毫不在意地抹了一把刺激出来的生理眼泪,连带着笑容一起闪闪发亮。

简直亮得让人发痛。

一松看着他,一直以来都半睁着的眼微微张大。

‘这是……什么?’

——有什么东西,已经变了。

——是……什么呢?

一松捂住心口。

——“一松,你喜欢什么样的人呢?”

左胸腔传来了阵阵刺痛。

吐出的蓝色花瓣越来越多。

顿时,原本黑暗的世界一片明亮。

‘……啊啊,是这样吗。’

一松恍惚地看着乱作一团的众人,以及那个混乱的中心。

‘原来……是这样啊。’

‘那也……没办法呢。’

一松把脸深深地埋到了膝盖里。

 

空松又一次想要给自己介绍对象。

 “呐,空松。”一松第一次叫了他的名字。

“嗯?怎么了?找到了ichi girl了?”

“别费力气了。”

“怎——”

“我最近,觉得自己好了很多了。虽然还在吐花瓣,但是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异样了。”

“但是……”空松有些茫然。

“我累了。”

一松躺倒在沙发上,用手覆住眼睛。

“这样就够了。”

这样就够了。

什么都不要知道,什么都不用做就好了。

你在身边就可以了。

 

  歌依旧和文没什么关系。写的时候听的而已(。 

 

评论(6)
热度(81)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