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涉拓】Shooting Star 2

**依旧是小段系列

 

三、

“拓笃!”

羽多野急冲冲地推开保健室的门,寺岛正躺在里面唯一的床铺上,左手还吊着点滴。

像是被吵醒了一样,寺岛皱了皱眉,起身单手拿起旁边的眼镜戴上。

“哦……涉君吗。”

“什么叫哦,这是怎么回事?!”

旁边的保健老师用笔盖一端敲了敲桌面:“请保持安静。这位同学现在血糖过低,出现眩晕状态,需要输液静养。”

羽多野在有些严厉的注视下低头道歉:“对不起。”

“老师,我还有多久输完?”寺岛道。

“打完这瓶还有一瓶葡萄糖。”她头也不抬地道,手上写着什么,之后又拿着一小瓶药液走过来。

换完药之后老师道:“我要去仓库拿点药品,”她面向羽多野,“这位同学你就先在这里陪他吧。有事可以来仓库找我。”

说完就走了。

羽多野冷着脸坐到床边:“所以,低血糖又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就是这么回事啊。”

“你该不会又没吃早餐吧。”

“…………”

“我记得你今天这个时候是体育课吧。”

其实不用羽多野回忆,寺岛身上的运动服已经出卖了他。

 

平常总是自诩早起不用闹钟达人的寺岛,今早居然破天荒地晚起了,以至于来不及吃早餐,本来还想着等到中午好好吃一顿然后睡觉,没想到在体育课跑步的时候就晕了过去,还被送到保健室了。

 

寺岛一脸“糟糕被知道了”的表情,眼神左右摇摆飘忽不定。

羽多野看着他忍不住叹了口气:“你给我好好调整一下作息啊!肯定是昨晚睡得太晚了才起不来的吧,结果就没吃早餐……就是因为拓笃你经常这样才会总是想睡觉啊。”

“知道了知道了,涉君总是跟我家的老妈一样啰嗦啊。”

“我是在担心你啊……”羽多野瞪了瞪他,作势要捶他。寺岛笑着躲开了,连着输液管也跟着晃了晃。

“啊,小心……”羽多野注意到了,有些紧张地道。

“没事的,我好好看着的呢。”寺岛朝他挑了挑眉。

喜欢强装自己很有威慑力,却总是忍不住对他露出担心的表情,明明是个温柔体贴的人,看上去很天然迟钝却又心思细腻。涉君的这一点,一直都没变呢。寺岛在心里笑了笑。

“好了,你不要动了。”羽多野轻轻按住他。

“没关系吗?就这样翘课来陪我?”寺岛躺着问他。

“没事的,这节课是日本史,反正也无聊。”

“诶——我们认真的优等生涉君也会嫌上课无聊啊,那你会不会上课睡觉啊?”

“什么叫优等生啊,拓笃你数学不是比我好吗。”

“偶尔、只是偶尔会睡,因为实在是太无聊了。”

羽多野无奈又很老实地道。

“好了,你不要说话了,赶紧睡一觉吧,等你输完液,我们差不多就可以吃午饭了。”

“是是,老妈。”寺岛闭上眼。

“谁是你老妈啊。”

脑袋本来就昏昏沉沉的,闭上眼之后就直接睡过去了。

羽多野看着一脸安逸的寺岛,默默地帮他拉了拉被子。

 

***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中学一年级。

开学第一天的时候第一节课是班会课,上完课发了教科书就放学了。羽多野坐在了一个很靠后的位置,本来是很认真在听的,忽然前面的一个人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个跟他一样穿着西装制服的男生,头发有点乱,他脸朝下,看上去像趴着,不知道在做什么。

该不会这个人哪里不舒服吧……羽多野这么想着,稍稍把身体前倾了一点,凑过去看他。

结果他看到了一张双眼紧闭的脸,呼吸沉稳,旁边还又一点透明的液体。

……什么啊,原来是在睡觉啊。

羽多野兴趣缺缺地想着,这个人一上来就这么大睡,真的好吗?不怕被老师发现吗?

……算了,反正不管我的事。

结果到了下课那个男生还没起来。

一屋子的人都走光了,他还窝在双臂里,看上去睡得很沉。

羽多野有点惊讶地看着他,不是吧……真能睡啊。不过这样下去不行呢,得把他叫起来啊。

于是,羽多野走过去晃了晃他的肩:“同学,同学,已经放学了哦。”

“嗯……”那人迷迷糊糊地应着,看上去十分依依不舍地醒来了。

他揉了揉眼睛,伸展了下胳膊,看到教室已经没人了,诧异地道:“嗯?这是……”

“已经放学了,大家都走了。”

“哦,是这样吗,睡的真久呢我。”男生自言自语地道,一边从桌肚里拿出眼镜戴上。

“你帮忙叫醒了我啊,真是谢谢你了。”他笑着对羽多野道。

当他把头转过来的时候,羽多野才第一次看到他的正脸。

……意外好看的长相呢,说不上非常帅气,但是配上眼镜总让人觉得这是个聪明灵敏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啊?”羽多野问道。

“寺岛拓笃。你呢?”

“羽多野涉。”

寺岛朝他笑了笑:“以后就是同学了,羽多野君,请多关照。”

“啊啊,寺岛君也是,请多关照。”

 

***

“呐,涉君,你选了什么社团啊。”寺岛趴在椅背上问道。

“我?我加入了弓道部哦。”

“不错啊,听上去好帅的感觉,涉君本身就挺帅的呢。”

羽多野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一声,“拓笃你呢?”

“我啊,我加入了戏剧社哦。”

“诶,我还以为你一定会加入游戏研究社或者漫研社的呢,居然是戏剧社啊,真是意外。”

“嗯,因为我很喜欢唱歌,但是又喜欢表演,就去了戏剧社了。”

“那也很有意思啊。”

“有意思是有意思,不过每天都要排练,怎么说呢,有点不想去呢。”

“拓笃还真是懒啊,社团活动要好好参加才对吧。”

“是是,我会去的啦。”

“你这家伙,其实就是想打游戏吧。”

寺岛笑道:“还是涉君你最懂我啊。”

 

***

一片欢呼声中,深红色的帷幕缓缓拉上。

寺岛拉了拉沉重的戏服,今天他第一次当主演,其实心里很紧张。表演完了一下子就泄了气,劳累感像潮水一样漫卷了上来。

他有些疲惫地走到后台,却看到早就已经等候在那里的身影。

“涉君!”

羽多野笑着拍拍他的肩:“辛苦了!底下观众的反响非常好呢!”

“呼,好累啊。而且肚子好饿。”寺岛朝他抱怨道。

“那等你换好衣服,我们就去吃东西吧。”

“行啊,那涉君今天就请我客吧!我想吃豪华的寿司套餐!”

“好。”羽多野很简单就答应了。

寺岛惊讶地转过头,羽多野还是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你刚刚……答应了?”

“对啊,我请你吃豪华的寿司套餐,我答应了。”

“真是稀奇啊,涉君你居然会这么大方!”寺岛摇摇头。

羽多野又好笑又好气地看着他:“我在你看来原来是很小气的人吗?”

“诶嘿。”

“不过平时的话确实不会答应,但是……”羽多野忽然靠近他,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今天的拓笃相当地帅气呢,作为好友我真的替你感到开心。”

寺岛低下头,有些小声的碎碎念着什么。

“……你说什么?”

“没什么。”寺岛甩掉他的手。

“那你去换衣服,我在这里等你。”

寺岛朝他挥了挥手:“等我哦。”

羽多野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

 

现在想想,中学时的涉君真是很温柔啊,现在可是凶多了,啊也不对,不是凶,是喜欢念他。不过不论什么时候,总是会纵容他,明里暗里的关心,还有那股可靠的安心感,总是不会变的。

 

“taku……takuma……”

朦胧之中似乎有人在叫他。

“拓笃,醒一醒。”一个熟悉的声音道。

寺岛睁开眼睛,还是苍白的天花板,刺鼻的药水味充斥着空间。

 “差不多快输完液了。”羽多野道。

寺岛打了个哈欠,含糊地道:“终于快完了,我要饿死了。”

“那也是你自己自作自受的吧。”

“啊啊,是真的啊,越来越无情了啊你。”

“……什么?”

“没什么,”寺岛思考了一下,道:“喂,涉君,今天我们吃外卖吧。”

“好啊,你想吃什么?”

“豪华的寿司套餐——”

“那我打电话。”羽多野掏出手机。

“——你请客吧。”寺岛接着道。

羽多野“啪”地关上了手机。

“……果然涉君越来越差劲了啊。”寺岛摇头。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啊。”

“好了好了,赶紧结束去吃东西吧。”

“说起来你刚刚在做什么梦?”

“怎么了?”寺岛疑惑道。

“你睡觉的时候,一直笑着呢。”羽多野有些不怀好意地道:“是做了什么美梦吧?”

寺岛顿了顿,眨眨眼笑道:

“……秘密。”

 

*看来短期内貌似完结不了啊。还是慢慢来吧。

*听说羽毛的生日演唱会很成功,还有豪华嘉宾到场,比如某寺某岛某拓笃(手动doge

 

 

评论(3)
热度(34)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