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速度松】弱虫

*一个关于轻松不敢向小松告白的故事。

*“弱虫”在日语中意为胆小鬼

 

大部分兄弟都不知道的是,轻松其实很怕鬼。

小的时候大家睡前围在一起讲灵异故事,小松讲了裂口女的故事,讲一个戴着口罩、披散长发的女人路上遇到一个学生,问他,我漂亮吗。那个学生说,漂亮。

裂口女把口罩摘下来,居然是一张爆裂的血口。

小松讲到这里的时候,夸张地做了个姿势,椴松“哇”的一声叫了出来,轻松则是心里狠狠抖了一下,手不自觉地抓住了被子。

那个裂口女又问他,这样呢,还漂亮吗。

小松假装阴森地对众人说,如果是你们的话,会怎么回答。

椴松唯唯诺诺地说,当、当然还是漂亮啊,说她不漂亮一定会生气的,被吃掉怎么办。

轻松也是这么想的。

小松坏笑着说,如果你说漂亮,那她就会把你的嘴巴剪开,让你跟她一样漂亮!

椴松大概是真的被吓到了,说话都带上了颤音,那、那不漂亮呢?

小松继续眯着眼睛道,那她就会用剪刀直接把你杀死。

好可怕!totti捂着脑袋叫道。

虽然是假的,听上去还真有点可怕啊。空松这么说道。

十四松的眼睛都变成不正常的超大僵直眼了。

最后还是一松打了个哈欠,说道,差不多该睡了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关灯之后,很快就传出了沉睡的鼾声。

一直没发言的轻松此时完全不能平静,脑子里不受控制般的回想着刚才的故事,他看着天花板上那道黑色的裂缝,仿佛那就是裂口女的爆裂血口一样,甚至都能想象出她狰狞的表情。

轻松不敢直视,干脆把眼睛闭上了,结果就算是这样也没用,一片黑海一般的脑内世界,不断凭空想象出裂口女散着长发的身影,揭开口罩的一瞬间,裂开的大口的形态在他脑中挥之不去。

不知道辗转反侧了多久,连最胆小的椴松都发出了轻微的鼾声,而轻松却还是没办法睡下。

而且他遇到了一个问题,他想上厕所。

这种时候,轻松多么希望自己是椴松,只要叫醒小松哥哥或是空松哥哥就可以让他们陪自己去了。末子的话,害怕也好,不敢上厕所也好,把这种心情表现出来也无可厚非,而作为三男的轻松却由于倔强和要强的心理,一直都是咬碎了吞进肚子里。现在也是。

这么做的后果就是,最后不得不一个人去上厕所。

轻松几乎是憋足一口气地走到了走廊的中间,才发现自己忘拿灯了。

怎么办,又不敢再回去再拿了,他忍不住懊丧地在心里骂了一声笨蛋吗我。

好不容易摸索到厕所的门,轻松十分别扭地坐到马桶上,那个时候厕所还没装灯,周围的都是黑黢黢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只有一些隐约的轮廓,但是这么不清不楚反而更吓人。

轻松心里默念着不要去想她不要去想她不要去想她绝对不要去想她,啊啊啊越是这么想就越是满脑子都是啊啊。他忍不住在内心咆哮,怎么办,怎么办,感觉她下一秒就会出现在厕所门口啊啊啊救命啊兄弟们。

咚咚咚。门外冷不丁传来了敲门声。

啊啊啊!轻松一下子叫了出来。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向前倾握紧了把手。

门外的人似乎是愣了愣。

轻松?是轻松在里面吗?

太好了,不是裂口女,是小松哥哥,得救了。轻松从来没觉得小松的声音如此令人安心过。

他暗暗松了口气。

啊啊,是我,怎么了,小松哥哥?

哦,我刚才肚子有点不舒服,就想过来上厕所,但是这下好像又不疼了。

小松有点无奈地说道。

哦。这样啊。

大概是小松手里拿着手电吧,门外隐约有光透过门缝渗透进来,形成一条条细小的光柱,莹白色的,还能看到细微的浮沉在光柱里飘动。

轻松有些沮丧地想着,这样的话他是不是就要走了。浮尘像白色的雪花一样飘动,刚刚才压下去的恐惧感顿时又浮了上来,他在心里默念着,不要走,不要走啊。虽然他知道对方听不到,却还是忍不住祈祷一样地默念。

那几束灯光只是晃动了几下,却一直没离开。

等了半分钟左右,轻松有些疑惑了。

小松哥哥?

嗯?

你怎么还没走?

等你啊。

等我?

你这家伙,半夜上厕所都不带手电的吗?不怕看不清吗?

小松说这句话的时候带起了一点尾音,轻松几乎能想象出他笑得又无奈又宠溺的样子。

轻松有点猝不及防。

我一下子忘了……

好了好了,你能不能上快一点啊,这里有点冷啊,嘶——

当轻松再次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是长男有些不耐烦的脸,他一手抚了抚胳膊,抱怨道,你好慢啊,轻松。

没办法啊,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行了行了,我们快回去吧。这里待久了可是会冷的。

小松牵起他的手,打着手电照明前路,他一如反常地没有说话,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小松牵的很紧,轻松担心他会发现感受到自己手上遗留的冷汗,但在感受到了来自对方手心的温暖和带着馨香的气息之后,他便不知不觉放下心来。

他盯着小松交织里在黑白光影里的侧脸,明明是一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却能带给他莫名的安心感。

那大概是第一次,轻松掀开了那个在他心里名为“笨蛋长男”的印象册,在新的一页上面写下了“但是偶尔是个可靠的哥哥”这样的话。

 

事后轻松才有些迟钝地意识到,是不是小松一早就知道了他害怕的事实,才会故意在那里等他,在那个寒冷的冬夜,一直开着手电,相隔一道门的陪伴,还有紧握着他的手。

他想着,还好没有早点察觉,不然就沦陷的更快了。

大多数的时光对于轻松来说不过是雁过留痕的残影,记得起这回事,却记不清细节,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光也不过是灰黄的沙滩上闪烁的几颗砂砾。

毕竟,就连什么时候对小松动心的也已经消失在记忆的瞬影中了。

偶尔一闪而过的,是浑浑噩噩的困顿的春季,去往京都的初中的修学旅行。

小松班上和他们班是一起去的,先是咋咋呼呼抢了自己给同学占的同排车座,一路上像个笨蛋一样讲个不停,夹杂着自己连珠炮一样的吐槽,还硬拖着自己玩UNO,输了会耍赖的那种。

什么啊,这年头居然有人玩UNO都会耍赖啊。这么想着的轻松,却还是心软地让了步。

到了那边都快晚上了,一屋子男生把被子叠在一起,轻松也不拦着小松跨班把被子搬到自己旁边,一顿乱七八糟的扑克和枕头大战闹够了之后,就开始聊天。

男生合宿的惯例话题,无非是讨论班上的女生。

几个男生热火朝天地聊着喜欢的女生的类型,时不时爆发出几声窃笑,轻松觉得很是无聊,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内心却根本不想搭话。

松野你呢,你喜欢什么类的啊,可爱一点的,还是成熟一点的。有人问道。

轻松刚想接话,就听到小松的声音响起。

啊,我喜欢长头发的,腰细的那种,要是腿长就更好了,对了对了,还有脖子要很白。

轻松心里一顿。

什么啊,你也太贪心了吧,我们周围哪会有这么好的女生啊。

男生们哄笑,小松也跟着笑,半真半假地为自己辩护道,有什么不好嘛。

轻松想着,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滑稽的话啊,说起来就算有这么好的女生也绝对不会和你这种什么都没有的笨蛋交往吧。

他都不知道这话是吐槽还是给自己的安慰。

松野你这样挑剔以后会找不到女朋友的吧。

就是啊,哈哈哈。

小松面对这样的调侃也不会过于计较,他向来神经粗大,此时也笑得像笨蛋一样,说着以后我一定会把女朋友带给你们看的。

轻松忍不住泼他冷水,非常鄙夷地对他说,等你什么时候不再犯蠢再说吧,笨蛋长男。

然而下一刻猝不及防地就被小松扑了个满怀。

轻松你这家伙居然敢说哥哥的坏话,看我怎么整你。

小松就把他骑在身下,一手压住他的双手,一手伸进他的睡衣里,他还压下身子,有些坏坏地朝他笑了一下,然后死命地挠他的胳肢窝和肚子。

轻松又羞又愤。

哈、哈……你快放开我。

就是不放,怎么样啊。

小松的手指在他身上游走。

轻松不能自已地放声大笑,笑得连眼泪都快出来了。

 

游玩的当天是难得的好天气,净白的天空一碧如洗,薄薄的云层飘过投下的影子。

轻松没走一会就发现小松不见了,明明自由组队的时候一直都拖着他,他张望了几下没看到熟悉的身影,想着反正不会走丢便一路走了下去。

石板的间隙里长满了新生的翠绿的嫩芽,轻松留了个心眼不踏到上面,边走边随意地观赏这番春景。

走着走着就不自觉想到了昨晚的事。

轻松有些委屈地在心里辩解,他其实不是故意那么冷淡的,也不抗拒这类话题。

他只是……害怕让他人看到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而已。

自己在这一方面,与其说是迟钝,不如说是怯懦。童贞气息严重的他,面对女孩子连握个手都不能保持冷静,更不要说好好对话了。

这样胆小的他又怎么能在真正喜欢的人面前表白自己的心意?

他不想把这一面展示给他人看,尤其是小松。

一想到昨晚小松骑在他身上时,低下头来的脸几乎要和他贴近鼻尖,那么近,他们呼吸相闻,小松身上温暖馨香的香皂味和棉织物的温和的气息,微凉的手伸进他的肚皮的时候轻松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明明只是挠痒,却像感觉被他摸遍了全身一样,还有眼角的笑意,追随着他的目光,轻松只觉得脸颊的热度在上升,连心跳的节奏都错乱不已。

轻松忍不住捂住自己的脸,拼命地晃了晃头,仿佛要把脑中所想都甩走。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都在跟他开玩笑,从混乱的思绪中抬起头的时候,小松却就站在他的前面。

他站在桥上,身后的枫叶翠绿。茂密层叠的枫叶的投影,落在他的头发上。

蔚然霞光,春日弥长。美得就像诗歌一样。

小松看到了他,朝他招手,喂,轻松,快过来。

他快步走过去,小松让他看水面,他低下头,清澈的泉水里倒映着侧岸怒放的樱花,仿佛一大片仙境一样的粉白的花海。

原来他是被这个吸引,才会走向溪畔,站在桥上赏花的啊。

轻松这么想着,又忍不住多看几眼。

小松揉了揉鼻子,笑得跟樱花一样,仿佛身后的绿叶都闪着光芒。

他对轻松说,漂亮吧。

轻松不敢看他的眼睛,脸红着说道,嗯。

寺庙的钟声悠扬不止。

 

回程的车上,轻松撑起下巴看着窗外的飞鸟掠过熠熠生辉的流水,身上也闪烁着银光。海上闪烁着银色的光辉,远处的光辉也在跃动。

他时不时看一眼左肩上睡着的小松,温热的呼吸吐在他的脖子里,从这个角度还能看到他柔软的刘海下的若隐若现的眉梢,还有细密的睫毛和干净的脖子。

轻松看着小松薄薄的嘴唇想道,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啊。

他觉得自己真是个胆小鬼,因为他一辈子都不敢对小松说。

 

轻松曾经以为,自己的这份感情就像清晨的露珠一样凭空而起,最后也会像露珠一样随风而逝。等以后他或者小松遇到了适合自己的那个人,大概他就会死心了。

但是等到初中毕业了,高中毕业了,等到他们都已经二十多岁了,两个人也都没有碰到过哪怕一个。

轻松不会想到,他的这份唯唯诺诺的感情,一直持续了很久很久。

不仅没有放弃,反而像饮毒一样,你明知道它的险,却放不掉它的魅*,这份始终埋藏在心底的禁忌的恋慕,轻松甘之如饴。

 

又过了十几年,六人分开的时候,轻松和小松是最后两个离开的。

他们走到了同一个车站,却拿着不同方向的车票,小松的出发时间比他早,所以是他为小松送行。

就送到这里吧。小松这么对他说道,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

那边的工作和住所都找到了吗。

轻松想再多说一点话,再把这段时间延长一点。

都找好了,只是条件没有轻松你那么好而已。

今后就不能像以前一样经常见面了啊。小松说道。

外面风雨飘摇,雨点打在窗户上,就像一片杂音,哗哗响。

轻松你到最后怎么还是这幅不高兴的样子啊。小松看着他,露出了笑容。

这笑容却刺痛了轻松的心,他浑身被一股悲伤的情绪侵袭,想说些什么,但是如鲠在喉,什么都说不出。

站内响起了检票进站的通知,小松对他说,那就送到这里吧,我走了啊。

几乎是下意识的,轻松用力拽着小松的手,不想放他走。

即使是被如此强劲的力道拽住,小松还是一脸温柔地看向他,怎么了,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轻松想对他说,小松哥哥,我喜欢你。

他想对他说,你跟我走,跟我在一起吧,不用工作,我来养你。

但事实是,轻松只是用尽剩余的力气抱了上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幻想过的无数次的拥抱,还有肩膀和脖子的味道和余温,都是第一次体会到,大概也是最后一次。

小松有些好笑地揽住他,怎么了,最后还要向哥哥撒个娇吗,真是拿你没办法啊,好啦好啦,我在那边会很想你的。

我也会很想你的。轻松忍着颤抖说出来。

离开这个温暖的怀抱的一瞬间,轻松仿佛觉得自己扔下了最后一根稻草。

小松走后,他坐在那个已经没有人的位置上,狠狠地捂住脸,发出了低沉的呜咽。

只有他自己知道,要脱口的那一瞬间,他终究还是害怕了。

自己内心畏惧的,不仅仅是说出来这件事,他害怕看到说完后小松的表情,也害怕一时冲动说完那些话自己却什么都做不到。

那一瞬间兄弟们的脸和父母的脸都浮上了脑海,他想着即使小松答应了,要是亲人们知道了会怎么看他们,兄弟也好,同性也好,哪一个不是饱受非议;做出这种决定的自己,究竟是在争取两个人的幸福还是在毁灭两个人的未来。

但是现在的轻松,更痛恨如此怯懦的自己,什么都不去做,什么都不敢说。他连迈出第一步的勇气都没有。

他一个人在座位上失魂落魄地哭了很久。

 

此后的生活就像被按了快进键一样,所有人都挤进了社会的洪流,工作,应酬,人际交往,还有灯红酒绿和觥筹交错。轻松每天都背负着沉重的压力去工作,几乎没有一刻能喘过气来。

有时候他也会想,要是当初的愿望成真了,自己现在是不是已经跟小松住在一起了,每天他去工作,小松就游手好闲地出去玩,回来了能看到他玩累了横七八歪地躺在沙发上,轻松好不容易叫醒了他,然后他们一起共进晚餐,小松一边嘟囔着好无聊啊好无聊啊,轻松你什么时候休假我们去旅游之类的……

想着想着他有些忍不住笑出了声,然后尴尬地看着周围异样的目光,咳了几声又回到严肃的表情,继续埋头在一堆山一样的文件里。

即使小松是他梦中的常客,他也几乎不会打电话给他,既然说不出口,听到他的声音也只会更难过,他已经过得够压抑了,又何必自苦如此。

但是小松却时不时会给他打电话。

在某一个夜晚,轻松又一次喝吐在了路边,他撑着电线杆,快连胆汁都吐出来了,口里泛着带点苦涩的酸臭。

口袋里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

他有些勉强地接听,对方却是与自己截然不同的欢快的声音。

喂喂,轻松吗,听得见吗。

小松哥哥吗。

他按耐住心里的激动,平淡地道,什么事。

生日快乐!怎么样,惊喜吧,诶嘿嘿。

什么,已经到了生日了吗。轻松很久没翻过日历了,他只分得清到底是工作日还是休息日。

很惊喜呢。他说道。

大街上灯火通明,轻松站在阴暗的角落里,轻轻地对他道,你也是,生日快乐。

你们一个个啊,都不打电话过来,所以哥哥我啊,就只好打给你们了。

小松的声音带着上翘的尾音,轻松想他一定是一脸埋怨的表情,嘴巴翘得比天高。

那边的声音有点吵,轻松问了一句,你在干什么。

啊啊,是公司的同事帮我在开生日宴。

他大概是远离了话筒,对旁边的人说了一句,好了好了,我马上就来。

轻松想着,他在那边并不孤单啊。

小松重新拿回了手机,对他道,我这边还要陪他们,就先挂了啊。

好好照顾自己。他对小松说。

知道了,你也是啊。拜拜。

拜拜。

 

只是像这样寥寥几句话,也能成为轻松长久的黑夜中闪烁的光芒。

干渴了多日的人在沙漠中向上帝求雨,即使只有几滴也如同久逢甘霖。

轻松揪着心口想道,这样就足够了。

能时不时听到他的声音,知道他平安无事,听到他的笑声,然后在梦里相见,这样就十分足够了。

 

轻松靠在床头,冷却的汗顺着脖子流入睡衣中,视野虽然是清晰的,意识却还沉溺在高潮刚过的余韵中,闭上眼,脑海里全是旖旎的梦境。

他打开手机,上一次通话还是三周之前,那天他们聊了十多分钟,比平时要长一点。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

轻松疲倦地把手机扔到一边,近乎脱力地躺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头。

上帝啊,如果这是梦,让我一直做下去,一个接一个,不要停,不要醒。

 
只是终有酒醒梦回时。

时间不断拉长,冲淡到连轻松都快要宽恕自己的懦弱了。

小松又一次打电话过来,他很高兴,无论小松什么时候打电话过来他都很高兴。

轻松如往常一样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按下了录音键。

然后他听到了电话那端的女声。

你在干什么啊,小松。

嘘,我在跟我弟弟打电话。

轻松彻底愣住了,他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临,只是没想到这么没有防备,仿佛突如其来的一个耳光。

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他问小松那是谁。

啊啊,那是我的女朋友。小松用稀松平常的语气答道。

他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轻松都能想象他害羞着用食指挠鼻子的样子。

我们是工作时认识的,奈奈看上去有点严肃,其实性格挺好的……喂喂别打我啊,哈哈,这不是事实嘛。

轻松默默放下了手机,不想去听那一端在讲什么。

不敢去面对软弱的自己承受不了的事实。

 

他打电话给空松的时候提到了这件事,带着惴惴不安和小心翼翼。

嗯,这件事我知道,差不多一年前开始交往的吧,好像感情很不错,大概不久之后就会结婚了吧。

轻松的那一头沉默不语。

 

回家的路上,轻松看着车窗外发呆。

他在想,要是早一点,能早一点告诉他,早一点抓住他,在那个枫叶青翠的石桥上,或者是雨中车站的别离前,又或是在他遇到她之前的任何一个电话里,只要他说出来了,只要他踏出哪怕一步,结果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只是他们已经没有未来可言了。

就像他现在坐在神圣的教堂里,彩色的琉璃窗透出了绚烂的光芒,洒在新郎面带笑容的脸庞和新娘梦幻的白纱裙上。

教父手握十字架,虔诚地诵读着永远忠诚的誓言。

他问他们,你愿意吗?

我愿意。小松真挚地道。

我也愿意。轻松闭上眼在心中默念,声音和新娘重叠。

他想起他一直在做的那个梦,梦里他们生活在一起,白天一起走在喧嚣的大街上,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牵手,晚上他们睡同一张床,盖同一张被子,在黑暗又温暖的被窝里偷偷地拥抱,或轻柔或火热地亲吻,谁都不知道他们的事,谁都看不见,就这样一直生活下去,直到永远。

众人欢呼起来,新郎新娘交换戒指,他们在众人祝福的眼光中下接吻。

曾经懵懂的学生时代,逐渐清晰的春潮之心,别离时的痛苦,无数次的午夜梦回和辗转反侧,手机里舍不得删的每一段电话录音和每一条短信,还有像杂草一样疯长的思念与欲望。

轻松望向窗外,数十只白鸽飞舞在空中的圣洁的白影,就像自己逝去的深深的恋慕。

他想着,自己终究只是一个胆小鬼罢了。

 

End.

 

灵感来自沢井美空 的《なきむし》

虾米和网易都下架了,就放一下歌词吧。

       

なきむし - 沢井美空       

       

仆は弱虫で 嫌なんだ     

讨厌自己是个胆小鬼 

あなたの笑顔が渗んでく  

你露出的微笑   

小さくなって 震える背中を   

变得越来越小抖动的背后 

仆はただ见てることしか  

我除了呆望着   

出来なかった   

什么也做不了   

窓叩く风の音   

风轻轻敲打窗户的声音     

强くて眠れない夜    

越发难以入眠的夜    

本当にうるさいのは 

真正喧闹不安的       

きっと心のざわめき 

其实是心中的吵       

あなたのことを想うよ     

想起你的事情   

笑ってるつもりなのに     

笑了笑     

鼻の奥の方 ツンとなって少し痛い 

却不由得鼻尖一酸    

泣きたくなんかないのに  

明明没想着要哭泣    

仆は泣き虫で 悔しくて  

后悔自己是个爱哭鬼 

あなたの笑顔胸に刺さる  

你的笑容刺痛了我的心     

こんなときでも 笑っていられる    

在这种时候也想着让我笑  

あなたはやっぱり强くて优しい人    

你果然是个坚强又温柔的人      

降り続く雨の中       

连绵不断的雨中       

はかなく散ってゆく花     

转瞬即逝的落花       

またひとつ过ぎる季节     

又过了一个季节       

温かいものが頬を伝う     

温暖吹拂到脸上       

空を见上げたらなんだか  

抬头望天不知为何   

あなたに会いたくなった  

越来越想你      

息を切らして走ってく 今も仆は    

跑到呼吸困难现在的我    

强くなんかないけど 

虽然没有变强   

仆は泣き虫で 悔しくて  

后悔自己是个爱哭鬼 

だけど あなたに今伝えたいんだ    

但是现在也想要告诉你    

ただ真っすぐに 仆を见つめる       

直率地看着我就够了 

强くて优しいその瞳に     

那双坚强又温柔的眼神     

応えるために   

为了回应  

いつしか见失ってた 

不知何时遗失了       

一番大切なものも    

最重要的东西   

そっとあなたが 教えてくれた       

那是你教会了我       

确かにそう思えるから     

我的确是那样想的    

仆は弱虫で 嫌だった     

讨厌自己是个胆小鬼 

だけど もっともっと     

但是,正一点一点地 

强くなるから あなたのことを       

坚强起来为了变成   

守れるような仆になるから      

能守护你的我   

だから、少し待ってて     

所以,再稍等我一下吧     

       

 带*号的句子出自其他作品,非原创。

 

评论(28)
热度(122)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