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色松)心潮 01

*中学设定,有演剧梗

 

“啊……”

一松看着公布栏上的分班表,有点惊讶地发出声音,

——他和空松被分在一班了。

本来只是一件如微尘一般的小事,在一松看来却不同寻常。

一松几乎是拖着有些沉重的脚步来到班上。

教室里人还不多,他便随便找了个位置,表面上看似乎是百无聊赖地看外面的风景,心思却像鸟儿一样起伏不定。

‘居然、居然跟空松分到了一班……’

外面悉悉索索一阵吵闹声打断了他的思绪,推开门的正是回荡在一松脑海的那个人,空松。

空松只是站在门口,留给他一个背影,一松就完全移不开眼睛了。

他把书包单手搭在右肩上,斜斜倚在门口,正在和外面哪个人道别,看起来心情不错,一松隐约听到有人在说着“有空再一起吧”,空松爽快地答了一声“嗯”。

空松转过来的一瞬间,一松几乎是瞬间移开了眼睛,装作看窗外的风景,但是又有点不甘心地用余光往那边瞟。

空松穿着和他一样的立领制服,里面是干净的白衬衫,说起来明明是同一个妈妈,空松的衬衫看上去却要比他的白。

一松近乎病态地盯着空松前面敞开的制服外套,不像一松会从头到尾都扣上扣子,空松几乎没有扣上的时候,他会在脖子上带银色的项链,解开衬衫的第一粒扣子,让里面的项链若隐若现地露出来。一松知道里面还穿着黑色的背心,今早换衣服的时候他在被窝里装睡偷看到的,睡衣脱掉的一瞬间,晨曦透过缝隙照在空松光滑的后背和微鼓的肌肉上的情景,现在还清晰地印在一松的脑海中。

空松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在看到一松的一瞬间表情变得很是欣喜:“哦,一松,你先到了啊!”

他一下子坐到一松前面的位置上,两手趴在椅子的靠背,面对着一松道:“怎么样,brother,这下连上课时间都能和亲爱的哥哥在一起了,是不是很高……啊!”

一松毫不客气地朝他脸上扔了个文具袋。

“好痛!”

“和你同班怎么可能高兴的起来。”一松冷漠地道。

空松捂着发红的脸颊,嘟囔着“下力也太大了吧”。

一松目不斜视地看向了窗外。

只有他自己知道,从空松进门那一刻开始,他早已心潮涌动。

 

一直以来,一松都很不喜欢空松。

没来由的自大,自恋,说着没头没脑的废话,整天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老实说他觉得挺恶心的,之前的时候他也会像其他兄弟一样故意忽视他,嘲讽他。

渐渐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不能忽视这个人了。

相反,空松的一举一动,从头到脚,就连胸口前的一粒扣子,都可以让一松移不开眼;从什么时候起,见到他就莫名欣喜的心情,想要占有的心情,甚至是想要被他束缚的心情,像春潮一样膨胀翻涌,逐渐淹没了他的心。

一松开始像个STK一样,整天在空松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注视他,大家一起走的时候会故意走在后面,就是为了看他的背影,一起去澡堂的时候也会心神不宁,甚至一个人在厕所都会默念着他的名字高潮。

我绝对已经没救了,一松一边喘气一边想。

 

和喜欢的人分到一个班,照理来说是普通人梦寐以求的,但这对于一松来说,更是一种他自觉承受不起的负担。

毕竟,拉近了距离,并不能意味着关系就能变好,好到超越兄弟之上。

一松很清楚,即使是同一个屋檐下生活的亲兄弟,空松也是跟他完全不同的另一种人。

他性格活跃,能调动气氛,虽然装酷,但是人缘很好,经常和一帮同学勾肩搭背,说不上受欢迎但也有非常要好的朋友,就像所有的高中生一样。

而一松,几乎从不主动与人说话,也从不参加社团活动,永远只有不起眼的后座和阴影下的形单影只。

看着这样的空松,一松说不清是嫉妒多一点还是悸动多一点。

有一次一松偷偷跟着他去了一次演剧部,看到穿着戏服的空松在排练,在嫩叶投影的拉门的映衬下,身穿长袖和服的空松的肩膀和袖兜,甚至连头发,仿佛都熠熠生辉。

相比之下,更让他意识到自己与空松的距离。

一松觉得自己的生活节奏完全被打乱了,一边是无法停下的欲望的窥探,一边又不断想要抑制这股冲动。

然而对此一无所知的空松,却像现在一样,毫不在意地挑了一松前排的座位坐下了。

一松盯着他露出的脖颈想,别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啊,臭松。

 

即使一松不愿意,也不能避免和空松一起成为班上的话题。

几乎是做完自我介绍的第一节课刚下课,他们就被团团围住了。

“松野同学,你们两个长得好像啊,连名字都差不多呢!”

“呐呐,绝对是兄弟吧!”

“我猜是双胞胎哦!”

一松对这些问题罔若未闻般置之不理,目不斜视地整理书桌。。

倒是空松站在了围观的中心,享受着同龄人关注的目光,装模作样地摆着手指道:“NO NO NO,不是双胞胎哦~”

你是小学生吗,一松看着洋洋自得的空松心想。

“诶?!怎么会?!”

“骗人的吧……”

空松扬扬眉,颇为自豪地道:“是六胞胎哦!”

“哦!好厉害——”围观的人中发出一阵小小的赞叹。

这个蠢蛋,到底在做什么。一松从心底里泛起一股想要逃离教室的冲动。

“那你们哪个是哥哥?“

“是我哦,”空松双指抵在太阳穴一滑,“我是次男。”

“一松是My young brother,是四男……”

下一秒,空松就被一阵很大的力道揪住了领子。

一松有点恼怒地道:“少在那边给我擅自得意了!你这臭松!”

空松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莫名恼火的一松:“一、一松……?”

一松愤愤地扔下了领子,走出教室,门关上的一瞬间他听到里面的笑声:

“哈哈哈哈松野你被弟弟讨厌了啊!”

“不是吧哈哈哈,好逊——”

门“刷”的一下关上了,阴影盖住了一松的表情。

明明不是这样想的,一松在心里为自己辩护。

只是看着他和其他人聊天,看着他那副挂着笑容的脸就火大的不得了。明明都没有对他露出过。

空松一定觉得我很讨厌他吧。一松闷闷地想道。

 

评论
热度(53)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