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色松) 心潮 02

四月刚到,正是乍暖还寒。

今天意外的起早了,所以松野六子才能像这样优哉游哉地漫步在人行道上。

“呐呐,今天放课后去玩小钢珠的人,召集——!”

“喂喂,这才是一天的开始吧,怎么就开始说些颓废的话了啊,给我好好参加社团活动啊你这废柴长男!”

“说起来我们之中有谁参加了什么社团吗?”

椴松道:“我加入了将棋社哦。”

“暂时不打算加入……”

“野球!野球!”

“呼,将在acting stage上闪耀的shining star——”

“诶,不就是三对二嘛,没事做的人还有一半吧?”

空松假装镇定地解释:“不,等等,我也是加入了演剧——”

“即使如此,我也是不会去的。”

“等等——”

“我知道了,那一松呢?”

“我不去。”

“看吧,所以笨蛋长男你一个人去吧。”

空松还在试图解释些什么,不过都是徒劳,所有人都把他当空气一样。

一松站在离空松最远的边上,摘下落到头上的一枚粉色的花瓣。

樱花飞舞的浪漫季节,在一松看来却完全和自己格格不入。

 

本来这样的生活并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难熬。

说起来两个人并没有太多的交流,不过偶尔一松会故意捉弄一下空松,他会在空松的凳子上粘胶水,会在他后面贴纸条,看着他被同学们嘲笑的窘迫的神情,一松总是很满足。但空松都没察觉是一松做的,大概以为是哪个家伙的捣乱吧。

这份迟钝十分可笑,某种意义上,却也令人火大。

事实上两人即使同班,接触的机会也不多,空松有自己的交友圈,同班的,同社团的,不知道是不是这种拼命想要表现自己的心态的共鸣,空松意外地在男生中很受欢迎,但在女生方面却完全没有人气,明明是想受到女生关注,说起来也是可悲。

大概空松是想和他交流的吧,身为哥哥。

每次他拿出哥哥的架势想要和一松一起做些什么事的时候,一松的态度总是很冷淡,经常是空松在一松的心房门外敲一敲,一松就会把门毫不留情地关上,一条缝隙都不留。

一松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面对着空松,就忍不住冷脸相待,摆出一副恶狠狠的神情。

在一松第三次拒绝空松共进午餐的邀请之后,空松就不再问他了。

一松看着面露尴尬神情的空松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忽然就有种想拉住他的冲动。

事实是,他仍然什么都没做。一松会做的,也就只是在无聊的课上盯着空松的后脖发呆。

他不是胆小,也不是生性冷漠,只是想要停止自己这仿佛被卷入某种漩涡的状态。

这股心潮,停不下来。

 

文化祭就像春天的暖风一样到来了。

赤塚高中为期三天的文化祭,前两天是全校的社团活动,最后一天举行以班级为单位的舞台表演,晚上则是篝火晚会。

而一松的班上,则是决定要表演舞台剧。

班主任兴致勃勃地说道:“然后,剧本决定是这个——《睡美人》!”

下面一阵骚动,反应几乎参差不齐,部分女生貌似都很有兴趣,但是男生这边却几乎是没什么兴致的样子,讨论声越来越大,有人说着这个故事太老套,还有人说太幼稚,然后又立即被女生的声音反驳回去。

不过也有个别男生有例外。

果然,在老师问到有谁自愿参演的时候,空松高举起手。

“松野同学?”

“teacher,prince一角就由我kara boy收下了,毕竟我,是演剧部的水平。”

空松非常自信地抚了抚刘海。男生们没有人提出异议,女生们则是一片安静。

一松内心比了个作呕的表情。

“好的,老师记下来了。”

剩下的角色都被一一确定下了,一松百无聊赖地撑着下巴看窗外,仿佛教师离发生的事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好了,角色差不多都定好了呢,让我看看……”

老师有些疑惑地道:“嗯?居然……公主没有人愿意来演吗?”

班上的女生们面面相觑,都是一副敬而远之的表情。

空松满怀期待地环视教师,自言自语地说着:“come on,让我看看哪位是kara Princess……”

不,明显没有人愿意和你演对手戏吧。

“诶……”老师露出了苦恼的表情,“实在没有人来的话,那就……抽签决定吧。”

写有非演员的其他人的名字都被投到了这个箱子里,一些男生发出了“为什么男生也要参加啊”的抱怨,被老师以“集体活动不可以挑剔哦”给打了回去。

“好了好了,让我们看看抽到公主的是哪、位、同、学吧~”

年轻的班主任摇了摇箱子,然后迫不及待地从里面抽了一张。

一松的目光跟随者窗外上下飞跃的鸟儿,心思不知道飘到哪去了。

“担任公主一角的是——松野一松同学!”

一松转过来愕然的脸,看到的是老师手里写着自己名字的字条。

“……诶?”

 

“一、一松……你居然答应了?!”

“你是对这有什么不满吗?”

难得的,因为小松哥哥和椴松轻松去打小弹珠,十四去打棒球的放学的这天下午,只剩下一松和空松两个人一起回去。

“不、不是,我只是太惊讶了,没想到你会同意。”

空松确实以为一松绝对会拒绝的,那可是一松啊,老实说不发怒不嘲讽就已经是极限了的,没想到居然真的默不作声地接受了。

空松有一瞬间是很迷惑的。

“我也不是什么都拒绝的。”一松有些犹豫地道。

只有一松知道,第一反应确实是拒绝的。

开什么玩笑,让他演公主,排练舞台剧?换做以前大概打死都不会干。

但是那一瞬间他看到了空松,他也像其他所有人一样看着他,带着愕然的眼睛炯炯有神。

一松被空松的眼神愣了一下。

他是个悲观主义者,性格阴暗,以后很难遇到愿意陪伴自己的人了,而和空松同窗的这段回忆,大概也只是一松灰暗的孤独情绪中仅有的闪光。

既然如此,不如好好把握这样的机会,珍惜毕业前的这三年的时光,至少能有回忆也是好的。

像这样放纵的想法,那一瞬间闪过了一松的脑海。

这么想着的一松,渐渐释怀了。

 

两周,还有两周,两周之后就是文化祭了。

一松像看死期一样带着无法平静的心情想着他和空松的未来。


评论(3)
热度(41)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