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色松)心潮 05(完结)

演出的当天,大家从上午就开始准备了。

舞台,灯光,道具,音响……虽然出演成员不用做,但还是要一直待在现场,等到好不容易吃过午饭之后,演出马上就快开始了。

“喂喂,大家快一点啊,空松他们的演出就要开始了!”小松催促着。

“你丫还好意思说别人吗!不就是你赖在射击摊位上不肯走的吗!明明技术烂得很!”轻松毫不留情地吐槽道。

“那是运气啊运气!我以前可是有过十发的成绩的!”

“还真敢说啊!”

“好了好了,你们再吵就占不到位置了!”椴松无奈地看着哥哥们。

十四松用着几乎要唱起来的音调喊道:“快快快!快快快!”

 

“呜哇——人好多啊。”

有人已经按耐不住掀开了帷幕悄悄地看外面的情况了。

一松闭着眼睛听他们说话,一个女生在给他上粉底,粉饼在脸上一下一下地扑打,他想着等一下指不定能看到其他兄弟们坐在下面起哄的样子,虽然觉得很羞耻,但还是有点忍不住想笑。

本来一直都有些害怕,到了这个时刻反而不紧张了,还有闲心想这个。

除此之外,一松还对一件事情耿耿于怀。

在他们所有的排练中,只有一个场景是没有切实尝试过的。

‘睡美人的故事里,沉睡的公主是被王子的真爱之吻唤醒的……’

排到这一段的时候,老师说,空松同学你就做个俯下身的样子,看起像是在亲吻就好了。一旁听到的一松舒了口气,却还是泛起一股难言的失落感。

然后他们就一笔带过这一段了。

刚刚正式彩排的时候,空松也只是微微俯下身而已。

那一刻的一松闭上了眼睛,但当他感受到空松迫近的阴影感时,还是止不住地紧张和心动。

这股心悸,像春潮一样翻涌。

 

“那么下一个——来自高一3班的《睡美人》舞台剧。”

帷幕拉开,灯光亮起,音乐响起,一个悠远的女声开始念旁白。

“在很久很久以前……”

小松他们坐中间的一排,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舞台。

“哦哦,感觉不错嘛!”小松赞叹道。

“说起来,空松在里面演的是什么角色?”

椴松回想了一下,“大概是棵树?”

“是王子啊王子!你们是把他想得有多悲惨啊!”

“统治世界!哟以西!”

“是王子不是国王啊,十四松哥哥。”

“哦哦,出来了出来了!”

小松话音刚落,就到了王子出场的环节。

果然,空松英姿飒爽地出场了,漆黑的过膝靴踏在地板上有节奏地发出声音,他左手按在佩剑上,右手顺势甩了一下长长的披风,呈现出一种挺拔的曲线。

“稍微有点失望啊,意外地不痛呢……”

“倒不如说,这迷一样的帅气是什么——”

“王子的尼桑!”

 

一松偷偷地从帷幕下看观众席,中间一团呱唧呱唧说话的毫无疑问就是自家兄弟,不知道自己上场之后他们会是什么反应。

“公主同学,到你出场了——”

“都说了不要用那个名字叫我!”

 

一松深吸了一口气,提着裙裾走上了舞台,光随着他的移动而移动,视野里白花花一片,只听到一片惊呼,却根本看不清什么是什么。

他又吸了一口气,开始背已经排练过无数次的台词,中途有一瞬间开始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了,也不知道到底是紧张还是淡定,等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是躺着的姿势了。帷幕再次拉上。

 

一松闭着眼睛,他感受到灯光又重新亮起了,但是他现在是沉睡的状态,还不能睁眼。

“哦,奥罗拉公主。”有人说话了。是王子,空松饰演的王子。

他的声音在接近,一松感受到了他的气息就在自己上方。

“这是一位多么美丽的公主啊,我曾经梦见过你,我亲爱的奥罗拉。”空松的声音低沉而动听,他几乎用咏叹调的语气说道:“这是多么悲惨的事啊,我的公主殿下,竟然要长眠于此——”

一松的心绪开始不稳。

“听说,真爱之人的吻能救她,而我,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爱上了她——这一定是命运的安排!”

“那么,让我来救你吧,美丽的公主!”

现场开始骚动,一松没有任何心思想别的,他只能感觉到一吞一吐的气息越来越近,他屏息凝神地静待着。

就在这一刻,忽然间一股后悔的感情涌上了他的心头,他想起来,并没有和空松靠近多少;而这一段时光结束了,他们的单独相处时间也结束,这个故事中的这样的距离,大概就是他们接触过的最近的距离。

然而下一秒,空松就深深地低下头,却没有像彩排一样就此抬起来。

他直直倾下了身,轻轻地吻在一松的嘴角。

一松觉得自己脑中似乎有某根弦“啪”地断开了。

 

一松已经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演完整场戏的了,也记不得演完之后兄弟们到后台来是如何打趣他的,自己又说了些什么,还是根本什么都没说。

他只觉得一阵恍惚。

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跟排练时候不一样?啊啊,我知道了,大概是想要在真正演出的时候为了真实,才会这么做的吧。他这种像垃圾一样的人,空松怎么可能对他会有……怎么可能。

即使是如此催眠着自己,一松的脑子里也都是压下来的阴影感和嘴角边柔软的触感,挥之不去。

他摸了摸胸口,感受到心脏在剧烈地跳动。

 

傍晚时分,是最后的篝火晚会,硕大的一束火焰高高耸起,现场有免费供应的小吃和饮料,有人一边吃东西一边交谈,更多的人则是已经加入到围着火篝跳舞的人群中来。

Totti在和一个不知道从哪勾搭来的妹子跳舞,十四松一个人在又蹦又跳的,小松哥大概是想要邀请女生的,但是完全没邀请到,被轻松嘲了一句,接过两人又开始互相吐槽。

空松有些疲惫地靠在一块阴影里,双手交叉在胸前,灯火的暖光映在他的脸上,他的嘴角挂着一贯的淡淡的笑,但外人却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一松走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喂。”

“啊、啊一松……”

空松转过头的时候表情还有点不知所措。

一松的表情却一反常态,他的浑身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果味,似乎还有一丝酒香,眼神有些迷离却还是直直地盯着空松。

空松看他满脸通红,毛孔都已张开,显然一副醉态。

“等、一松你这是……这里应该没有酒的啊。”

“那边有鸡尾酒。”

“是、是吗……我好像没看到……”

空松的眼神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是没想到一松会找自己,还是看到一松喝了酒。

他似乎想要找些什么话题来恢复现在的气氛,却被一松直接打断了。

“喂,空松。”

“啊、啊……”

“我有话要跟你说。”

喝了酒之后的一松身上带着莫名的压迫感,空松有些紧张地看着他。

“……是。”

“我、不讨厌你。”

“……诶?”

一松直勾勾地看着他,一步一步逼近他,把他逼到墙边,退无可退。

“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

空松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眼前的一松,身上散发着一股莫名的哀伤。

“我想让你只看着我,只看着我一个人。”

“只看着我,只叫我一个人的名字就可以了……”

“一松……”

“因为、一直以来都只是我看着你啊!”

一松忽然发泄似的吼了出来,带着一股决绝。

啊啊,说出来了。他有些自嘲地想着,说不定自己一开始就是想要说出来。

他像一只被雨淋湿的猫一样耷拉下肩膀。

明明不是这么想的,却总是用恶毒的语言讽刺空松;明明内心很雀跃,却经常避开与空松的接触。回想起自己同空松那番笨拙的对话,就感到懊丧不已。

一松的心头泛起一股难言的失落感。

完了。一切都结束了。

 

“那个……一松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空松像是害怕一松逃走似的,紧紧抓住他的肩膀。

 “我可以理解为,一松喜欢我、是吧?”

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空松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太好了,那我也可以喜欢一松吧?”

……诶?

一松目瞪口呆地看着空松。

“什么……你在说什么蠢话啊……”

“因为……我也喜欢一松,是想要成为恋人的喜欢。”

这家伙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说什么喜欢?说什么恋人?他怎么可以说的这么轻易?怎么可以?

“啊、啊、啊啊……”

一松嗫嚅地发出含糊的叫声,几滴温热的液体抑制不住地往下滴落。

空松动作温柔地捧过他的脸,亲了亲他湿润的眼角。

“我一直都有,好好看着一松的啊。”

他微笑地看着一松哭泣的脸,倾身抱住了他,执起一松的左手,在骨节分明的手指上吻了吻。

“所以啊,和我交往吧,公主殿下。”

一松狠狠哽咽了一下,反手抱住空松,把溢出的泪水全擦在了他的衣领上。

这股心潮,已经停不下来了。



*跟原本的脑洞相差有点大,但写完就是胜利(你他妈。




评论(5)
热度(42)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