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色松)第二梦 10

*中间隔了挺久的,因为家里发生了很多很痛苦的事,每次都写不下去,这章和下一章都磨了很久。中间要是觉得哪里不合理就抱歉了。

1-3  4  5-6  7  8  9


回到家一松才发现自己忘了脱制服了。他烦躁地把围裙取下来,丢在一边,一头栽倒在床上。翻了个身,忍不住用手抹了把脸。

 

抬手挥下去的一瞬间,脑中浮现的是空松的脸。

前一秒空松把那张黄色的便签纸折好,塞到了外套的口袋里,然后对理惠说谢谢;下一秒又是他从口袋里掏出白色的纸巾,平静地擦掉了头上的果粒和残留的饮料,一松直视过去,空松的眼里没有一丝愤怒的成分。

为什么?为什么不生气?!明明是在生气,却硬是要摆出一副和善的面孔。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因为他那么平静,才更让一松火大。

那段记忆对一松来说是空白,分开的那五年内,一松从没跟别的兄弟主动联络过。他对空松的一切都一无所知。

工作,交际,朋友,经济状况,以及……感情生活。

弘美?那是谁?空松以前的女朋友?他原来交过女朋友?本来还只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听故事,越是听到后面就越听不下去。

无论一松对自己说多少遍这跟他没有关系,都不能抑制从心底里涌上来的火大和……不甘。

 

自那天晚上之后,空松真的没再来找过自己。到底是因为工作还是因为不想见他对一松来说已经不重要了,现在他已经不能回到店里去了。

简直诸事不顺。

一松翻了个身,把头埋进了枕头里。

 

空松来找一松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周的周末了。

他到店里茫然地搜了一圈之后,看到了正好经过的浅井。于是问她:“那个,浅井小姐……”

“啊,空松先生,好久不见了呢。”浅井正在摆放货物,看到空松露出了一如既往的微笑。

“好久不见。”

“那个,请问一松不在吗?”

浅井本来很高兴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很复杂。

“那个,一松先生他……不在。”

空松毫无察觉地四处张望:“是出去有事吗?”

“不……那个……”

“一松先生他,已经三天没过来上班了。”

空松愕然地看着浅井,手里提着的袋子也晃了一下,露出里面漂亮的蓝色礼品盒。

 

空松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了,但他并不准备回家。

正值下班高峰,川流不息的人群像是海浪一样迎面涌来,空松在他们之中逆行,身旁擦过无数的身影。他的手里捏着一张黄色的便签纸,上面写着一个地址。

脚下的步伐渐渐加快,他往地铁站的方向走去。

 

站在一松家门口的时候空松深吸了一口气,对照着便签上的地址又看了几眼。

就是这里没错了。空松上下打量这幢公寓,很小很偏僻,里面没有明亮的灯光,只有几束很暗的光线,也不知道他在不在。

即使如此,他还是敲了门。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在沉寂中被放大,异常响亮。

“一松,你在里面吗?”

里面没有动静,只有空松自己的回音。

“咚咚咚!一松!”

空松毫不放弃地继续敲,手里提的袋子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是我!我是空松!我有话要和你说!”

大约沉寂了一分钟左右,里面传来了很低沉的一声。

“回去。”

是一松的声音。

大约是感受到一松就在门边,这给了空松更多的勇气。他立马道:“一松你在吗?开门吧。”

“都说了让你回去。”

一松隔着门不耐烦地道,声音很闷。

“我有很重要的话和你说,一松。”

“不见到你我是不会走的。”空松的声音坚定而不容置疑。

“那你就在外面一直站着吧。”

一松说完,似乎走了回去,脚步的声音越来越远。

空松咬了咬牙:“就一分钟,一分钟就好了!说完我立刻就走好吗!”

空松想着,要是一松真的不开门,他要么就在这里一直站着,要么就想其他的办法开门。

里面的脚步声停了下来,几秒钟后,空松面前的门“吱呀”一声打开,露出一条小缝。

光线很暗,只能隐约看到一松穿着睡衣,还带了口罩,头发散在肩头,眼睛似乎有些疲惫。

“所以,你到底要说什么?”

没想到空松没有说话,反而毫不迟疑地径直去掰门缝,一松下意识地要关上门,厚重的门直接夹在空松的右手上,只听见骨肉被碾压发出的沉闷的一声。

一松连忙打开了门。

“嘶——”空松呲着牙捂紧了右手,表情因疼痛而变得扭曲。

一松抓过他紧紧握着的右手一看,一条非常鲜明的红印子鼓胀出来,颜色越来越深,淤血沉积在里面。

“你是蠢的吗?!”一松忍不住道。

空松痛得眯起半只眼睛,虚弱地道:“我能进去了吗?”

 

*下章外链预警

评论(1)
热度(26)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