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樱润)银火风灯 02

福山刚踏进录音棚,就在谈论的对话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上午好!”福山很感兴趣地凑上去,“什么什么?在说我什么?难不成是坏话?”

“什么坏话,在说角色的问题啊角色。”神谷露出好笑的表情。

同在场的逢坂良太笑着跟福山解释:“神谷桑刚刚说试音的时候也试过井口(角色名),看了一眼台本就觉得这应该是福山桑的角色才对。”

“结果最后还真是你啊。果然监督也知道你们都是情绪高涨的人。”神谷接道。

“哈哈哈,没办法,情绪高涨可是优点啊优点。”福山面带得意。

“是你唯一的优点吧。”神谷依旧毫不留情地吐槽。

“那样也不错啊。”福山眨了眨眼睛。

 

人差不多到齐了,一向守时的樱井这次却是最后到的,他有些匆忙地进来,很不好意思地跟监督和在场的其他声优打招呼:“来晚了真是对不起。”

樱井今天只穿着一件黑色的V领长袖,显得他人瘦长又单薄。福山注意到他脸色不是很好,不过因为要来录音就没戴口罩。神谷只是看了他一眼,便不再说话。

监督点了点头:“既然人都来齐了,就开始吧。”

“请多指教。”录音室里响起此起彼伏的打招呼的声音。

前半段是福山和几个主角的对手戏,一排话筒的正后方坐着神谷和樱井,除了说台词的声音几乎没有别的声音,连翻动台本的声音都听不见。

樱井正认真地看台本,和往常一样,他不会做任何批注,比起事先做好很多笔记,他更喜欢视临场氛围来决定发挥。不过今天他貌似很难集中注意力,脑子里昏昏沉沉的。

樱井忽然觉得旁边有人扯了他一下,转过头去,神谷用口型对他道:“没事吧?”

他故意露出安慰对方的笑容,摇了摇头。

“你感冒了吗?说话的声音不对劲。”

即使他只说过一句话,神谷也能听得出不一样,樱井只得老实点头。

他悄悄地用气音说:“不过没什么,毕竟专业人员,不会让这种问题影响到录音。”

樱井的台词算是比较少的,此时他却感到非常庆幸,毕竟本来就状态不佳,他还不想因为这点小病就影响到工作。

“CUT!福山桑,刚刚的那段反应不够快,请重来一遍。”监督做出了这样的指令。

神谷和樱井都看向前面,从后方看不到表情,只能听到福山沉着的声音:“是。我知道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福山没跟大家一起出去,他坐在录音棚的长椅上,一手握着台本,旁边是吃了一半的面包。

上午录音的时候居然走神了,他有点不太能原谅自己,平时看上去再怎么嬉戏耍闹,对待工作却一直都是一丝不苟的。最后那条还是勉勉强强过了,不过福山本人不太满意,他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所以决定抽出中午的时间练习。

到外面拿水瓶的时候他看了眼时钟,大部分人还没回来。

说不清为什么,他鬼使神差地拉住一个工作人员:“不好意思,你见到樱井桑了吗?”

“啊,樱井桑的话,在那边哦。”

他顺着对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樱井正趴在桌子上睡觉,黑框眼镜摆在一旁。

福山走过去,对方似乎睡得很沉,几乎一靠近就能体会到温热的吐息。

诶?樱井桑一直都在这里吗?眼看着下午录音的时间也快到了,福山善意地碰了碰他的肩膀:“樱井桑,樱井桑?”

“嗯、嗯……”樱井抬起头,脸上留着手臂压上去的红印子,眼神迷茫。福山注意到他的脸到脖子那一片,异常的红。

他看到眼前的福山,恍然道:“啊,已经到录音的时间了吗?”

“还没有,不过……”本来只是一直站着的福山忽然靠过来,伸手想要靠近他的额头,又像有所顾忌一样地一触即分。

“果然是这样呢,”福山露出担忧的表情,“樱井桑,你发烧了啊。”

“嗯?”樱井后知后觉地把手放到自己额头上,果然异常烫人。

“自己都没发觉的吗。”

“早上起来的时候只觉得脑袋很沉,没想到到中午就成这样了。”他的脸和脖子通红,脸色却很差。

“晚上回去的时候买点药好了。”樱井淡定地说,仿佛这是一件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

“你下午还想要录音吗?!”福山惊讶地看着他。

“不是还有差不多三分之一么,稍微坚持一下就好了。”

福山还想说些什么,这时候神谷和浅沼刚好回来了。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神谷看到两个人站在一起,表情都很严肃的样子。

“樱井桑发烧了。”

“怎么会?早上你不是说只是感冒吗?”神谷说着,走了过来。

“嗯,到中午就这样了。”樱井揉了几下眼睛,戴上了眼镜。

“生病了吗?没事吧?要不要回去休息?”浅沼关切地问。

“不了,我录完再回去。”

神谷毫不客气地上前一步,公事公办地把手覆盖到樱井的额头上,忽然露出了很严肃的表情:“你这有点严重了吧?你现在最好还是回去休息。”

福山不自觉捏了捏自己的手心,这么一个正常的动作,自己刚刚在顾忌什么。

樱井苦笑着说:“你们一个个有点太夸张了吧,只是发烧而已。”

“你这样不行的吧。”神谷并不让步,“根本就是乱来。你的声音都跟平常完全不一样了。”

福山说:“就算樱井桑想要勉强来录音也会NG的吧,还不如好好回去休息。”

浅沼点点头:“对啊,身体比较重要,要是连累了之后的工作不是更得不偿失?”

“你们……”樱井无奈地笑了笑,最终还是妥协了,“我知道了,我回去休息。”

“监督那边我会帮你请假的。”神谷说,一脸你放心的表情。

樱井走之前福山叫住了他,“樱井桑。”

“?”

“路上记得买午餐。好好休息。”

樱井朝他笑了笑,才想起自己已经戴上了口罩对方看不见,于是又朝他比了OK的手势,转身走掉了。

浅沼问他:“樱井桑还没吃午餐吗?”

福山摇了摇头:“其实我不知道,不过他貌似一中午都在睡觉。我猜他没吃。”

“你这家伙,意外地很细心嘛。”神谷看了他一眼。

福山嘿嘿笑了两声,还抖了抖眉毛,看上去跟平时没什么不一样。

 

晚上到家之后福山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过去,他打开电话簿,不像外表表现得那么欢脱一样,里面每个人都十分正经地存了全名,而且意外地人不多。他翻到“sa”段,上面第一个就是“樱井孝宏”。

时间显示“23:35”,他还是按了一侧的锁屏键,屏幕又变成一片漆黑。

这个时间点搞不好已经睡了。从下午一直睡到现在也说不定呢,虽然不知道他晚上还有没有工作。

还是算了吧,打扰到了就很不好了。福山这样为自己开脱。

他放下手机,朝浴室走去。

 


评论(3)
热度(60)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