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樱润)银火风灯 09

*没有wifi用闲时发……

福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樱井抬到房里。再怎么瘦,好歹也是个176的大男人,说不沉是不可能的。

樱井的身体软得跟滩泥一样,一碰到床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陷进枕头的一瞬间还发出了满足的叹息声。

“好歹也先把眼镜摘了吧。”福山想,醉酒的人都一个样。

无奈之下,福山只得爬到床头,准备小心地把他的身体翻过来。

福山双手扳过他的肩膀,谁知樱井突然发力,身体猛地翻到另一边,福山一下子没稳住,被拽到床上,一头栽进枕头里。

“真的假的啊……”福山懊丧,刚想起身却发现樱井的手搭在他的腰上,就像一个环抱住他的姿势。醉酒的人力气简直出奇的大,福山想掰开却发现掰不动,想用大力又怕吵到他。

“喂,megane!”他稍微大声地喊了一句,对方皱了皱眉,然后无动于衷。

福山叹了口气,只得就着这个姿势去取他的眼镜。他半撑起身体,俯下身去碰眼镜的边框,脱眼镜的过程有些困难,眼镜褪下的一瞬间福山都没发现自己挪不开眼。

樱井的脸在他的面前放大了几倍。福山从未在这样的位置近距离地看过樱井,他的睫毛不长却很细密,戴着眼镜的时候总有种严肃和知性,褪下眼镜却又感觉青春倒流。温热的吐息夹杂着酒味喷到福山的脸上,他竟觉得双颊发烫,也有些醉意。

忽然,樱井睁开了眼睛。

“啊……”

福山像被定住一样不动了。

“润?”他眯了眯眼睛,视野才重新变得清晰。

他看到福山半撑起身体躺在他一侧,他的手还放在对方的腰上。即使如此,樱井还是没有松开的意思,福山都怀疑他是不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他也懒得挣扎,索性躺下来跟他面对面。

“那个,樱井桑……”

 “我今天啊,先是喝了一杯&*&¥#,又喝了……%¥@,三木桑说他最近*&%%¥……”

樱井完全没在听人说话,自顾自开始讲起来。有点意外的是,他讲话不会像普通的醉汉一样舌头捋都捋不直,除了有些停顿,反倒是很通顺。只是讲得太快了,福山都没听清。他第一次看到樱井讲这么多话,看来真的是醉了。

原来樱井桑是喝醉了后会讲很多话的人啊。

 “今天、真的很——开心啊。”

樱井忽然说了一句。说完又看着福山发笑。

“嗯,因为樱井桑见到了三木桑嘛。”福山不咸不淡地说。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很想离开。

 “不仅仅是这样……见到三木桑确实很高兴……”

樱井放开了福山,双手背在脑后,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福山。 

“但是你在身边我也觉得很高兴。”

福山的心脏砰砰直跳。这是、什么……意思?

“别看他平时说的不算多,但是醉了之后说的都是实话呢。简直有问必答,有答必应。”

森久保的话忽然出现在福山的脑海中。

这是……真话?

福山迟疑地开口:“为什么……樱井桑会觉得我在身边很高兴?”

“当然会高兴啊笨蛋。”樱井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因为是润嘛。”

“不、我是说……”

“润的话,什么都能处理好,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樱井缓慢地眨了眨眼睛,露出淡淡的微笑。

“但是住在一起之后,发现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呢。容易忘记吃早餐,不喜欢打扫房间,动不动就在沙发上睡着了,有时候衣服也全屯在洗衣机里……明明对工作一丝不苟,生活上却有些马虎,但是这些粗心大意的地方,我觉得都很可爱。”

“不能对这样的润放任不管,我是这么想的。”

福山一愣,对方话讲的很暧昧,他却听不懂,但是身体却很诚实地表现出抑制不住的紧张和兴奋。

樱井说完就闭上眼埋进枕头里,他的眉头舒展开来,很快就传出了轻微的鼾声。

那天晚上福山难得失眠了。

 

 “你没事吧?”

第二天之后的下午福山试探性地询问过樱井,对方却表示完——全不记得自己前一天夜里说了什么。

“我啊,虽然不是酒品不好,但却是那种喝醉了之后什么都不记得的type呢。”

樱井歉意地对他笑了笑。

看到福山略微失落的眼神,他连忙道:“啊,我昨天该不会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吧?”

何止是对不起。福山愤愤想到,难道要他说你昨晚跟我说了些肉麻的话我差点都想对你告白了。

樱井看福山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紧张道:“难道我昨天晚上吐在你身上了?!”

“可能比这还严重。”

“!?”

“像是喝醉了会把衣裤全都脱掉的那种吗?”福山故意说。

“不不不,那样未必也太夸张了吧。而且早上起来的时候我衣服还在自己身上啊。”樱井猛摇头。

“那是我帮你穿上的啊。”福山·一本胡技能MAX·润悠悠地说。

“真的吗!?”樱井大惊。

“我手机里还有樱井桑的裸照呢。”

樱井(假装)大惊失色.jpg

闹完了福山试探性地问他:“樱井桑真的记不起来自己昨晚说了些什么吗?”

“完全没有印象了啊。”樱井刷着牙,歪头作思索状,“难道我真的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

福山淡淡地说:“没什么,你只是说你想和宫崎葵结婚。”

樱井被漱口水呛到了。

 

福山开冰箱看了一眼,家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虽说饮食不至于没有规律,但是家里存些备用食物总是没错的。自从生过病之后,福山就比以前更加珍视自己的身体了。以前他总是一股冲劲,像是能量用不完的小太阳,自从受过病痛的折磨,才切实地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是有限度的,从此他便愈发地住注意起自己的饮食起居,也更加珍惜这些点滴的时光。

他想了想,还是打了个电话给樱井,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那个,樱井桑?你下午回来的时候可以帮忙带点东西吗?”

樱井从善如流地道:“可以啊。你想要点什么?”

“东西可能有点多,不过应该不是很重。我把list发到你的line上了。”

“我看看……呜哇,全是吃的啊。”樱井碎碎念地数着零食的种类,之后略带责备地道:“都快四十岁了不好好吃饭怎么行?”

福山有点委屈:“我才没有呢,我正餐都有好好吃的。这些都是零食防止在家的时候肚子饿而已,而且里面还有樱井桑的一份。”

“哇,那真是谢谢了。”

樱井那边似乎有人叫他,于是他说:“那我先挂咯。”

“嗯。”

福山挂完电话后还回味了一遍刚刚的对话。

怎么说呢,刚才和樱井的对话,似乎有点过于温馨日常了?好像还有点黏腻腻的,怎么感觉像情……

打住!

福山猛地止住这个危险的想法。

其实大家都是成年人,有感觉的话没有必要藏在心里。但是一想到对方是樱井桑,福山就觉得不是那么痛快了。

 

 

跟友人约好了在餐厅见面,福山比约定的时间先到了二十分钟。

这是一家气氛不错的店,店面不大但是很有格调。他因为最近的工作积压了很多压力,睡眠也不足,一张嘴就想打哈欠。

福山半眯起眼睛,最后干脆闭上眼小憩一会,然而脑子里还是乱糟糟的。坦白说他有想过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以前的他喜欢漂亮可爱的女孩,性格是什么样的都无所谓,然而现在她们在福山脑海里的印象都已经很模糊了,仿佛久远的过去。实际上上一段感情结束也不过过了一年多。怎么过了这一年,就喜欢上男人了?还是和他认识了这么久的樱井?

不过好在他从不喜欢钻牛角尖,既然喜欢上了,就去追,因已经不重要了,既然结果是这样,就试着去接受。这一条永远存在于福山的生存法则里。

不过樱井桑对他未必抱有这样的情感吧……

想到这里,福山苦涩地笑笑,说不定他只是把自己当做要好的朋友之一,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了一把援手,再多也就是在往日的好友情感上加了点感激。

嘛……先走一步是一步吧。

 

再睁开眼的时候,视线还是迷迷糊糊的,眼角的酸痛激出了点生理泪水,更加看不清了。

福山想着要不要先点菜好了,前面的一桌人忽然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坐在偏角落的一个桌子,一对情侣在约会,男方和女方有说有笑,福山看了一下却觉得似乎不对。

男方背对着福山而坐,起初他以为男方的头发是棕色的,后来发现是灯光的缘故,其实是金色的。

金发,休闲的深色西装,手上的金属饰物,熟悉的轮廓,还有说话的时候,微微偏过一点头露出来的黑色镜框。

福山面无表情地起身,看似冷静地走了出去。

几乎是夺门而出。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逃什么。

外面风很大,吹醒了他浑浑噩噩的头脑,也带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杂念。

口袋里的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友人的。

“福山桑?”友人说他马上就到了。

“抱歉啊。”福山看了一眼街对面正在谈笑风生的樱井,朝电话低声说。

“我大概来不了了。”

 


*自己想吐槽一下,最后还不是靠本体认出来的(闭嘴

评论(2)
热度(53)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