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樱润)银火风灯 16

早上樱井又习惯性地打开冰箱了,果不其然是一片空白。他已经搬出来了,不用做饭团了,也没有人会在每天早上定时拿他的饭团。晚上也是,偶尔一次夜起发现客厅的灯还没关,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住,不知道是给谁留的灯。他愣了一下又无奈地关上。

习惯真是可怕,像萦绕不去的烟雾一样,总是在不经意间提醒自己已经不在身边的人。

 

他和铃村几个人一起吃午饭,话题扯到东南西北。最后不知道怎么聊起了福山。

“说起来,听说润最近去北海道那边拍了个PV呢。”

“什么?是要出新的专辑吗?”

“不是,好像只是一般的朗读之类的。”

铃村用手肘撞了一下旁边的樱井,“孝宏你知道这回事吗?”

樱井喝了口水,简短地答了一句:“不知道。”之后就没再发过言了。

吃完之后他和铃村同路回去,铃村问他:“你和润不是住一起么?怎么会不知道?”

“我家修好了。已经搬出来了。”樱井淡淡地道。

“噢,恭喜啊。你可得好好谢谢润啊。”铃村拍拍他的肩。樱井脸上笑着点点头。

可能在旁人眼里,他们也就是关系很好的朋友,有难相助,无事就各忙各的。

“说起来你追人追的怎么样了?”铃村兴致勃勃地问,“那个女生?”

樱井一本正经地扯谎:“没追到。”

“怎么会?!’”铃村怀疑地看着樱井,“该不会你小子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吧?”

樱井无奈地说:“真没有。”沉默了一会,才说:“不过确实是我不好。”

 

已经进入深秋了。

他们有过一段时间没见过面了。或许是樱井的心理作用,让他觉得很漫长。

即使没见到面,樱井总能在各种地方听到关于福山的对话,他最近的去向,他的动态,明明这个行业碰面的机会有很多,但是他们却几乎没见过面。唯一一次见上面还是巧合,在录音棚大楼下面,很远就看见福山靠在车边和人说话,他戴着茶色眼镜,穿了一身灰色风衣,里面是素色的衬衫,黑色的裤脚卷起露出细白的脚踝,背上斜挎着一个棕色的包,看上去斯文又帅气。

很好看,但也很陌生。

樱井带着砰砰的心跳,本想默不作声地走过去,同福山说话的那个人却一眼看到了樱井,叫了他一声。福山回过头来,和梦里一模一样的脸,带着陌生的表情。

没想到对方主动和他打了招呼:“早上好,樱井桑!”

和往常一样。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他勉强露出笑脸:“早上好,福山君。”

然后他们擦肩而过。

 

樱井这个季度接了更多的番,明明已经可以不用刷番了,但他还是想用工作来填补一些内心的失落和空虚。参与的每一部番的所有cast他都看过,没有一个是有合作的。

三桥问他会不会太累了。她手里拿着日程表,上面满满当当,几乎没有空白。

樱井开玩笑说,趁着自己还在业界里多露点名字吧。

说完他又收起笑脸。

 

之后母亲又打过电话给他。问他的生活近况。

樱井说还是和以前一样,整天忙于工作。

母亲说了几件家里发生的琐事,说邻居们,说亲戚们,说了几句又说其他弟弟都已经结婚了只剩下他一个了。

樱井心想这还是万变不离其宗啊。

他没办法,只得说自己是公众人物,结婚晚也挺无奈的。

但母亲这次没说什么了。大概是藤田一事之后让她看开了,她不再说一些催促的话了。这让樱井有些吃惊。

“你想做什么都是你的事,当初你说想做声优,现在你做到了;感情方面我也相信你能选择自己想要的。”

樱井轻轻地“嗯”了一声。

 

樱井本来以为觉得自己做了个看似正确的决定。拒绝不确定的感情,没有沉重的责任不管从什么立场来说,至少这都是一个对双方都安全的决定。

但是这个决定现在让他异常难受。

无论他多么想融入日常和工作,却再也无法做到。

 

 

又是半夜梦醒。

深秋季节,他的身上盖着一层薄被,却出了一身冷汗。

房间里黑漆漆的,樱井闭上眼想再次入睡。但是刚才的梦境萦绕不去。

 

他打开门,福山就躺在浴缸里,手伸出睡眠搭在浴缸的边缘,手臂上的肌肉线条十分漂亮。福山仰起头,樱井看到他裸露的脖子和细长的锁骨。他没有像现实里那样转身就走,而是走到福山面前蹲了下来。

福山跟他说醉酒很难受,樱井听到自己的声音说那你下次少喝一点。但是福山抓住了他的手臂,带出浴缸的水打湿了他的衣服,他没在意,因为福山的脸靠了过来,他的脸很红,眼睛也湿漉漉的,像鹿一样,温热的吐息打在他的脸上,脸还是笑嘻嘻的。樱井伸手拨开他贴在额头上的湿发,他看到福山眼睛里的自己,手指划过嘴唇,然后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梦里的自己无比温柔,伸手捧住了福山的脸。他的嘴唇非常柔软,舌头软而湿热,带着醇香的酒味,樱井不敢用力,换各种角度去触碰,去舔舐,福山的手也环绕到背上,紧紧地拥住他。这个吻绵长而柔情,两人都动情不已。

然后梦境戛然而止,他睁开了眼。

 

所以说越不去想就越是在意。他不想见福山,但他满脑子都是福山。

 

樱井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

他搜索福山的博客,搜索AXL-ONE的博客,查到了然后点进去看,里面的照片多多少少都有他,摆着不同造型和表情,微笑的,搞怪的,拿着杂志和CD卖安利的,但是不管做什么几乎都在笑,笑脸饱满而生动,永远充满活力。

就算没有了他,福山还是以前那个福山。朝气蓬勃,积极向上。他看上去和以前没有任何不一样,还是一样全力以赴投入工作。就像一切都没发生过。相比之下,有所担心混乱不已的自己才更蠢。

樱井看着那些照片,觉得很安心,但也很失落。

如果一切都能退回原点,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樱井捏着手机,翻了个身,手臂覆到眼睛上。

 

可他还是后悔了。

 

他已经想通了,但时机太晚了。后悔没有任何用。如果福山还喜欢他,那他就还有机会。但是现在……

樱井看了一眼手机,照片里的福山站在一群人之中,手里拿着周边,笑脸灿烂,发布时间就是昨天。

樱井关掉屏幕,用被子蒙住脸,长长呼出一口气。

黑压压的房里只有闹钟内微弱的机械声。

 

 

樱井挑了个中午的时间打电话给三桥。

“能不能帮我问一下福山君的经纪人的电话?”

虽然问过了森川,但他当时忘记存了,通话记录里也和其他号码混在一起。想想自己在这种地方也很糊涂。他不好意思再去问一次森川,干脆就让三桥帮个忙。

“哦,我有她的电话啊。我直接给你就好了。”

樱井欣慰地道:“那真是帮了大忙了。

报完数字之后,三桥说:“不过樱井桑应该有福山桑的电话吧,直接问福山桑不就好了吗。”

樱井苦笑着说:“大概不太行得通呢。”

他要是直接打给本人,福山大概不会愿意见他的吧。

樱井捏着张小纸条,正准备直接打过去。没想到这时有人打电话过来了。

号码异常的眼熟。他对比了一下,和纸条上的一模一样。

樱井接通了电话。

“喂?请问是樱井先生吗?”

“你好,我是。”

“你好,我是福山的经纪人。请问这周您什么时候有时间吗?”

樱井皱了皱眉,“如果是工作的话,请联系我的经纪人三……”

“那个,不好意思,并不是工作上的事。”

对方的语气有点犹豫。

“这是福山桑的私人嘱咐。”

樱井一下子坐直了。

“是关于之前同居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出来见个面。”

评论(16)
热度(52)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