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樱润)千只鹤。 一

*职场架空,年少师生;曾经爱过,从头再来。(什么鬼)


福山跟着部长走到三楼,跟营业部有些不一样,财务部的工作间被分成很多个区域,办公室里空调开得很足,男社员都穿着束进裤子的白衬衫,外套工整地套在外面,一丝不苟地扣上每一粒扣子;女社员则看上去略休闲,有几个甚至穿着连衣裙,几个认识他的人看到他后都点头打招呼,福山一一以微笑回应。他没什么乱看的时间,就被带到一间独立的办公区域前,被人整理得很干净,文件夹、档案袋整整齐齐地码好,空出桌前一片区域。

“以后你就在这里工作吧。”部长对他微微笑了一下,脸上的肉绷出几道弧线。

福山客气地微笑:“是。”他对部长弯着腰点了几下头,略显拘谨地把公文包放到桌上。

其实他也不是紧张,调部门的时候部长就带他打过招呼了。福山原本在营销部那边待了一年半,忽然想调到财务那边去,只是他们公司调动人员相当困难,所幸这几年业绩不错,和人事部关系也还可以,这才能调过来。

“你说你干得好好的,没事为什么要去财务啊?”森川坐在办公桌后面,面前摆着一份人事部的调动文件需要他签字,他盯着那张纸,又看着福山:“别人都抢着想来做营销,就你还想往外跑。”

福山赔笑道:“只是觉得营销太累了,想换个轻松点的。现在没有以前那么缺钱了,不想干得太拼命。”

他说完,又默默收起了笑容。其实是他厌倦了营销部的勾心斗角了,他没饭吃的时候,从推销员干起,什么难听的话没听过,什么白眼没遭过,一路摸爬滚打好不容易上来了,就像艰难浮出水面的鱼,深深呼口气,想着赶紧换个地方。

说起来他对营销部也没什么留恋的,唯一觉得舍不得的,就是营销部的部长森川。森川是和他大学同校的直系师兄,福山还没进公司就认识他了,两人很谈得来。所以刚进公司时候森川很照应他,也因为这个原因福山的业绩上升算是快的,社长曾经表扬过他,说他年轻又能干,日后能担大任。虽然免不了又要被人说闲话,但是福山无所谓,毕竟自己又没做什么亏心事,这不过是良好的人际关系和自己的努力带来的结果而已。

福山知道森川也不太愿意放自己去财务,毕竟他一走,不仅仅是因为他和自己亲近,森川也失去了一个得力助手。

但是他知道,不论森川看上去多么郁闷,还是会放他走的。

就像现在森川脸拉得有点长,但还是默默在文书上签字一样。

他递过去的时候,福山嘿嘿一笑接过了文件。

“要好好和财务那边的人相处啊,”森川的语气无奈又充满关怀,“反正凭你这性格,没什么人会和你关系不好吧。你什么时候搬过去?”

“明天早上?”

“这么快?”

福山道:“这不是工作日吗,我想早点开始工作。”

森川道:“你小子,倒是很积极嘛。别忘了回来看我们啊。”

福山满口答应。

 

福山觉得疑惑,总不会是部长亲自教自己吧。他正弯腰俯身,又被部长拉住了,示意他先别坐。他张望了一圈,像在找什么人。福山面露惑色,但还是安静地耐心等着。

“介绍一位前辈给你认识。”大概是没看到人,部长往一个办公室走去,福山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他们走到一扇深蓝色的门前,部长礼节性地敲了两下之后打开门,里面站着一个男人,个子有点高,肩窄腰细,一身黑西装,看背影很是年轻。

部长道:“原来你在这里啊,怪不得外面没看到你。你在里面干吗啊?”

男子闻声半转过身来,露出侧脸。

目光触及到对方脸的一瞬间,福山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

‘怎么会……’

 

一个年轻却略低沉的声音响起:“啊,是部长啊,我过来拿这个季度的报表。”

男子完全转过来,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夹,他戴着眼镜,却没系领带,颈部的扣子第一粒还没扣上。他说完才发现部长身边还站了个人,仔细看了一会才看清对方的脸。

男子看着福山,露出了相当惊讶的表情,一动不动。

部长注意到他的视线,笑呵呵地介绍:“这是我们财务部新调来的部员,叫福山。”又抬手朝向男子:“这位是财务部的课长樱井,他在这边已经待了好几年了。”

说着轻拍了一下他的背。

福山如梦初醒,纵使内心翻江倒海,表面还是一派平静。他双手递出名片,同时弯腰低头,姿势标准有礼:“初次见面,我叫福山润,请多指教。”

樱井也反应过来,赶紧递出自己的名片:“你好,我是樱井,请多多指教。”

福山默默的接过名片,他的指尖轻轻滑过“樱井孝宏”几个字。这四个字已经很久没看到了,就连想起也是记忆深处,再次看到竟有种微妙的感觉。他看着樱井,他看上去变了一些,头发染回了黑色,下巴的棱角更凌厉了,整个人更瘦了,眼镜却和当年一样。那些记忆如水一样涌出来,忽然樱井也看向了他,福山连忙把视线移开。

部长对着樱井说:“福山之前是在营销部的,现在调到我们部门了,财务他算半个新手,樱井你就多多关照一下他吧。”

福山朝他点点头,心里却觉得疑惑,他见过财务几乎所有的人,樱井是这里的课长他怎么不知道?

樱井的表情也一样,看上去也不知道福山的存在。刚想开口问话却被抢过了话头:“噢对了,你大概还不知道他吧,樱井是几年前到公司的,不过两年前被调到京都那边的公司去了,前几个月才回来。”

“这样啊。”福山露出礼貌的微笑。眼睛却是不看樱井的。

部长又跟两人交待了几句,这时外面响起了窸窣的说话声,抬表一看,已经是休息时间了。

“不如今天中午我请吃饭,就当庆祝福山君的加入了。”

樱井一听,刚想说那我就不去了,没想到部长一句话斩断了他的念想:“樱井君也一起过来吧。”

樱井只得应下。

 

餐厅不远,出了公司左拐没几步就到了。

两个人的气氛十分尴尬,要么就是福山和部长说话,要么就是樱井和部长说话,反正他们两没什么对话。福山面布乌云,连眼神都不想交流。

部长道:“说了多少次了,上班的时候要系好领带。你看到我们公司哪个上班族不系领带的?”

说是这么说,却没看他有什么责怪的意味。

樱井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我早上不小心又给忘了。”说的就像早上忘了

骗鬼啊。福山心说。

福山却只是笑着道:“樱井桑只是太忙了吧。”

部长指了指福山:“这下新人都看见了。你这个课长可是带头违反规定啊,”部长敲敲桌子,脸上却挂着笑。

 

福山在心里腹诽,他要是真系了领带那才稀奇。

樱井当年上课的时候也是这样,每次穿正装看上去非常得体,就是偏不系领带。

福山躺在床上懒得起来,一手撑着下巴看他在一边换衣服,说了一句:“你又不系领带。”

樱井笑着说其实自己不会,“我在大学里都是舍友帮系的。”

樱井拿着根红色的领带,对着镜子系来系去都是歪歪扭扭的,不得要领。

福山看不下去了,从床上走下来,他一把拽过领带,绕过樱井的脖子,三下两下系好了,打了个漂亮又工整的结。知道他不喜欢太紧,还特意弄松了点。

樱井眼睛一亮。

福山忍不住吐槽他一句:“你这样的,去公司会不会有人要你啊?”

樱井说:“那就不去公司。“他看着福山,眼里满是温柔的笑意,”我陪你。”

 

只是没想到他最后真去了公司。还和自己是同一家。

真是造化弄人。福山想。端起桌上的冰水喝了一口,很凉。

 

部长调笑他说:“下次再被我发现,你就请我和福山吃饭吧。”

樱井一脸苦笑:“部长,你别拿我开玩笑了。”

福山坐在桌对面看他们说话,本来福山不想挨着他坐就选了对面,却忘了这下直接变成了面对面。福山瞥了一眼樱井,不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

之后的就餐也很安静,部长偶尔会说几句工作上的事,福山恭敬地应道,内心却没听进去几句,注意力全然没在上面。

吃完之后回到公司,部长先回了办公室,电梯里只剩下樱井和福山。

两人站在电梯的两头,中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一片沉默。

樱井侧了侧头,忍不住先开口:“润……”

电梯却在此时开了,福山朝樱井微微点头:“我还有东西在营销那边没拿,失礼了。”语气礼貌而漠然。

他走出电梯,门在身后缓缓关上。



*十一月十二月简直修罗场……我现在翻到之前那条说要完结银灯和开坑的lo,就恨不得抽过去的自己一巴掌:你为何要作死?我都不好意思说新坑也没写几个字,发上来是为了挽回我的信用(还有吗)

总之润润生快~


评论(3)
热度(27)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