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樱润)千只鹤。 二

*年少师生梗简直可以列入我最想写的梗top10……

高中二年级快结束的时候,福山的班上换了个英语老师。明明还未上任,关于新老师的各种消息却早已流传开来了。班上的人不知道是从哪打听到的,下课的时候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说道。

“听说是从东京来的啊?”

“啊,是真的吗?!听上去很厉害啊!”

“呐呐,新来的老师是男生还是女生啊,有多大啊?”

“诶,不要啊,田村老师要走了吗?”

“听说是老家的母亲发重病,要回去照料……”

一时间关于这位老师的各种传言传的沸沸扬扬。

福山兴致缺缺地趴在桌上,不管新来的老师是怎样的人他都什么特别的兴趣,和许多热爱运动的男生一样,他最不喜欢也最不擅长的一门就是英语,国语他还算可以,英语却是完全无能为力,看着那些单词就会犯困,英语课都不知道倒头睡过几次了,他也自认没救。新来的?新来的又能怎么样,反正也不能改变他对于英语的兴趣,那又有什么好好奇的。

福山抱着一颗球走到一群围坐着讨论的男生中间,提高声音:“大家,比起这个,今天下午去不去踢球啊?”

一呼百应。福山满意地看着众人都把那位新老师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福山第二天罕见地晚起了。

一路飞奔到学校的时候,果不其然已经关校门了。校园里几乎没什么人,一看就是正在上第一节课。所幸福山运动神经很好,翻墙什么的对于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福山卯头就往教室跑去,他边跑边想,第一节是什么课来着?

 

他没想到是英语课。

福山偷偷从后门溜进去,没什么人注意他,他悄悄伸出头看了眼前面,讲台上站着的不是平日的田村老师,而是一个不认识的青年,正背对着众人在黑板上写字。他看起来挺高,有点瘦,穿着黑西装的背影有点潇洒,短发干净利落,背挺得很直,整个人都很有精神,隐隐带着一股城市人的气息。

这大概就是新老师了吧。他心说。

坐在前面的日野看到他来了赶紧朝他招招手,福山一落座,他转过来小声地说:“润你今天睡过头了?”

福山挠挠头:“算是吧。”

日野没再说什么。他指了指台上的青年:“看到吗,我们的新老师。”

此时台上的青年刚好落下最后一笔,他转了过来,日野立马转过头去。福山未抬起头去看他,这位新来的老师长得很瘦,脸很有棱角却又带点稚气,略白的皮肤上挂着一幅黑框眼镜,看上去很是年轻,身后的黑板上写着四个字“樱井孝宏”。福山注意到他的字写得很好看。

然而他一出口,声音却有点低沉:“大家好,我是同学们新任的英语老师,我叫樱井孝宏”,他顿了顿,指着黑板道,“是这么写的。以后还请多多关照了。”说完双手置于身侧,微微低头行礼。

下面有几个学生带头鼓掌,稀稀拉拉的掌声慢慢变大了,全班都跟着一起拍手,福山当然也应付地拍了几下。樱井有些紧张,他略带不安地扫视全班,目光扫过福山的脸上时,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似乎停留了一会。

掌声刚落,下面就有同学举手发言:“老师!”

樱井转过头看他:“是。”

“你是从东京来的吗?”

“是,我是东京出身的,去年刚刚大学毕业。”

四下哗然一片,有人发出小小的惊叹声。福山听到旁边的人说:“好年轻啊。”甚至还有人说“能行吗”,声音不小,樱井应该是听到了。

樱井站在讲台上,双手局促不安地放在身子两侧,看得出来在这么多人的注目下,他有点紧张。

一个女生举手问道:“老师,那田村老师以后还会不会教我们呢?”

樱井看着她答道:“现在还不清楚,要看田村老师的母亲多久康复了。如果很快的话还是有可能的。”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神里带着安慰和善意。

气氛忽然陷入一阵淡淡的哀伤,一下子没有人发言。

没想到又有个女生举手:“老师,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樱井点头:“是。”

“老师你有女朋友了吗?”

这下满教室的人都在偷笑。

樱井假意困扰地挠了挠头:“不要问我这么不好意思的问题啊。”

众人又是一片哄笑。

但他还是认真回答了:“目前还没有。”

之后又有几个人发言,问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然后樱井向课代表了解了一下班里的基本情况和教学进度,福山无趣地看着,不想听又不知道该做什么,视线就定点在樱井脖前的黑色领带上。

不一会下课铃声就响了起来,樱井理起讲台上的书单手半抱在一侧,说:“那我们下节课就开始学习下一章,请大家做好预习功课。下课吧。”

教室的人瞬间散开。福山以为他要离开,没想到他提着书朝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

福山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的人,都不在,日野刚刚也上厕所去了。

他看着樱井一步步走过来,教室另一端几个女生的目光也追随着他。樱井在他面前停下。

福山很疑惑,立马站了起来:“老师?”

樱井微微低头:“你叫什么名字?”

福山有点惊讶,以为是自己哪里做错了,但是樱井的眼神里并没有责备的含义。

他看着樱井的眼睛,老实地说:“福山润。”说完他又不放心地问了一句:“老师是……有什么事吗?”

樱井闻言,意识到自己的脸色可能有点冷淡,表情顿时温和了下来。

他摇摇头:“呃……没什么事,就是希望你下次不要迟到了。”

福山心想,原来他都看到了。他连忙道歉:“对不起,下次不会这样了。”

樱井摆摆手:“没事的,你稍微注意一下就好了。”

看来这个老师脾气挺好的,福山看他的外表以为是一位性格严肃的老师,没想到竟意外地温和,举手投足之间甚至都透着一股青涩的气质。

福山忽然说:“老师,你领带系歪了。”

樱井低头,看到自己的黑色领带歪七八扭地挂在脖子上,短的那一段都快要翻出来。他一手掩饰性地抚上领结,尴尬地咳了一声:“那我就先走了。”便离去了。

福山看着他离开的身影在心里偷笑。

 什么啊,完全没有什么社会人的感觉嘛


TBCCCCCCCCC

评论(4)
热度(20)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