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君

杂食无所畏惧´_>`

(樱润)close to you (修订完结)

 * 本子收录的版本



Close to you

1.雨过青苔湿。

第一次跟福山说话,是隔壁班的球飞了过来,刚好砸到了樱井的脸上。

他只觉得伴随着“砰”的一声,世界一下子黑了,脑内眩晕到不能思考。

“啊!八嘎!福山你这家伙!”似乎是老师的人物大声吼了一句。

“啊啊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个很有活力的声音响起。

樱井还在想福山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下一秒那个声音就在他面前响起。

“这位同学,你没事吧?”

“唔……”

樱井抓住了伸过来的一只手,有点凉,带着少年运动后的体温。

“有点痛……“樱井捂着头,勉强睁开眼睛,只能看到模糊的黑白色块,隐约有个身影。视野慢慢恢复清晰,一个穿着体育课运动服的短发男生蹲在他面前,表情又担心又为难。

他作势要上来扶他,“没事吧,能站吗?要去保健室吗?”

“啊啊,我没事,就是稍微有点晕……”樱井一手摆了摆,表示他不要紧。但手还是攀在对方的手臂上,借力站了起来。

樱井这才注意到对方比自己矮将近半个头,乌黑浓密的短发,生动的眉毛,充满灵气的眼睛。樱井看到他的体育服上写着‘福山’两个字。

“你有没有觉得头……”

话还没说完,福山就被突如其来的一掌狠狠地敲在了头上,不知什么时候,体育老师站在了他的身后。

“啊痛!”福山捂着头惨叫一声,明明看上去很痛,却又很好笑。

“你这家伙,给我好好道歉啊!”体育老师按着他的头朝樱井鞠躬。

福山连连低头,一边捂着头一边说:“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樱井朝他们摆手:“不……其实我没事的。没关系。”

他们拿球回去的时候福山还在向老师抱怨:“小野田你下手也太狠了吧!那一下真是太痛了啊!头要是敲坏了就不好了啊!”

“敲坏了才好吧!本来也就是八嘎!还有叫我老师!”

“我可是大阪人,被叫八嘎一定会恼火的……啊好痛!为什么又打我?!”

“哈哈哈哈!”所有同学看到这一幕笑出了声。

名为小野田的体育老师也在笑。樱井想着,关系真好啊。

 

自那之后,樱井时不时会在走廊上看到他。福山从来不是一个人,他和三四个同学一起有说有笑地走过来,然后擦肩而过。每次看到他,他好像都在笑。

那个吧那个,就是那种每个班上都会有的,运动神经很好的,健谈,热情,不管和什么人都能很容易打成一片,虽然不是班上的重要职位,但是很受欢迎的人。说的就是福山这样的吧。

“你在发什么呆啊孝宏!”铃村过来拍了拍他的肩。

樱井道:“健一,你认识福山润吗?”

“啊,润啊,隔壁A班的。”

“‘润’?你们很熟吗?”

“算不上特别熟,一起打过几次棒球,那家伙运动神经很好啊,还很自来熟。”

“跟你一样打棒球吗?”

“润啊,明明在中间防守,却跑去接了二垒飞球呢!”

“不、那不是运动神经很好而是情绪太高涨了吧。”樱井忍不住吐槽。

“哈哈哈哈!润就是这样的!情绪高涨的狂人!那家伙超有意思的啊!”

怎样的家伙会在防守的时候居然去接二垒飞球啊!正常人不会这么做吧!虽然想这么吐槽,却又觉得很好笑。听上去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呢。下次要不要试着跟他说话吧。

樱井这么想着,把手里的饮料盒随手一扔,盒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稳稳地落在了垃圾桶里。

上课的铃声响起。午休结束了。

 

雨一直下,大概是因为快到秋季了,即使是像这样飘洒的程度也带着寒气。

樱井撑开透明的雨伞,今天健一因为要做值日就让他先走了,他想起另一个和健一一起的值日生坂本,脑袋里浮现出长发的班长的脸。樱井觉得健一一定是另有企图。

“嘛算了。”这么想着,他正准备走进雨帘,旁边一个男生忽然冲进了雨中,他把书包放在头上顶着,脚踏在水塘里也不管不顾,裤脚湿了一大片。

那个背影尤其眼熟。是福山。

樱井想要出口叫住他,没想到对方早已跑远。

估计是没带伞吧,跑这么急,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樱井动了动肩膀,单侧的书包也跟着抖动,他举着伞走入雨帘中。

 

没想到在便利店门口又见面了。

樱井一转角就看到了他。福山的鞋子和裤脚都被浸透了,制服的后面也湿了一大片,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脸却是渗白的,五官显得更年轻了,看起来就像一个初中生。雨倾盆直下,像流动的瀑布一样,他躲在便利店的屋檐下避雨,表情却是相当急躁。

樱井走上去,想跟他说话,没想到这时福山一转头,也看到了樱井。

倒是福山先开的口:“啊,我记得你,是那天撞到的那个男生……当时真是对不起了啊。”

看来还记得他啊。樱井有些欣慰。

没想到福山下一秒却说:“等等、你该不会是来报仇的吧?”

樱井无语半晌,道:“不,我没准备对你怎么样……”

“……也对,你看起来这么文文弱弱的。”福山自言自语道。

樱井打量了一下自己瘦弱的身板,心想这么文弱真是对不起了啊。

福山露出笑脸,道:“我是二年A班的福山润,请多指教。”

樱井也微微躬身:“二年D班的樱井孝宏,请多多关照。”

樱井道:“刚刚看到福山君有些急躁,是有什么急事吗?”

“啊,我正赶着去打工,忘记带伞了,本来想直接冲过去的,没想到雨会越下越大,现在这样,根本一步都不能走了啊。这样下去打工会迟到的。”

“福山君在哪里打工?”

福山报了个地名,和他家几乎完全相反。

樱井道:“去便利店买把伞呢?”

福山无奈地道:“……我没带钱。”

樱井想了想,把手里的伞收拢递给福山。

“你用我的伞好了,我再去便利店里买把。不然会迟到的吧。”

樱井朝他点点头,像是在说不用客气。

福山有些讶异,不过还是接下了,他飞快地说了声“thank you”就撑开伞冲入雨中,临走时还扔下一句“我明天就还你!”

樱井看着福山的背影消失在视野中,轻叹一声:“跑得那么快,打伞不就没意义了吗。”

他转身走进便利店。

 

 

2.古池塘,青蛙跳入水中央,一声响。

福山第二天下午把伞还给了樱井。

樱井回来的时候看到桌上摆着把透明的雨伞,已经被细心地卷好了,他注意到伞下面压着张纸条。樱井拿起那张纸条,像是从作业本上撕下来的,上面的字迹算不上好看但还算清晰:“放学后我请你吃东西,直接去XXX街OOO店吧。”右下角写着“福山”两个字。

樱井心想,反正下午没什么事,不如就过去吧。蹭一顿也是不错的。

不过为什么不是一起过去呢?

 

这个答案,当樱井掀开门帘的一瞬间就知道了。

“欢迎光临!”带着头巾的福山热情地招呼他,指着店里的一处道:“那边还有空位,请坐!”

樱井坐到他指的那个地方去,心里豁然,原来福山在这里打工啊。怪不得让他到这里来。

福山迎上来递给他一张有些发旧的菜单:“这是本店的菜单,请问客人要点些什么?”

福山故意用了敬语,樱井心里笑了一声,他也乐意陪他演一演。

他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店员桑有什么推荐的吗?”

“我的话最喜欢这里的豚骨拉面哦。”

樱井点头:“那就这个了。拜托你了。”

福山微微躬身,笑得很开心:“豚骨拉面一份。我知道了。”走之前小声说了一句“等我几分钟哦。”

福山走后,樱井重新打量这个店,就和传统的拉面店差不多的感觉,日式的装修风格,店面不大人却不少,浓汤的入骨香味充斥着整个空间,想必也是被这个吸引来的吧。店里只有两个店员,樱井看着福山忙来忙去,戴着头巾的他露出了眉毛,樱井仔细打量了一下,心想这样的脸会不会被当成初中生啊;福山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都会彬彬有礼地微笑,和一开始给他的印象完全不一样,却一点也不突兀。倒不如说他很高兴看到学校之外的福山。

不过熟人在自己打工的店里用餐会便宜一点吧,樱井有点坏心地想,早知道刚才点个贵的。

这时福山已经端着盘子过来了。

“客人您要的豚骨拉面。”

面碗被端到他面前,浓厚的香味扑鼻而来,樱井发现里面的豚肉有很多片,还有其他的配料满满当当盛了大半碗。

他问福山:“这是你做的吗?”

“怎么可能,是大叔做的啦。”

樱井想他口中的“大叔”应该就是前面的店长吧。

他左右看了看,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说:“不过我偷偷给你加了很多料哦。被大叔发现我就死定了。”

福山朝他眨眨眼,樱井了然地点头,笑道:“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快吃吧。”

“那我开动了。”

 

几个月之后的一天午休,樱井问他:“所以后来店长有没有发现?”

福山仰躺在草地上,双手放在脑后:“没有。但是他注意到了备用的配料少了。”

“那还不是一样啊。”

“我跟他说是我偷吃的。结果他就生了很大的气,‘你这小子!’‘你这家伙!’地冲我吼,老实说我还有点害怕呢。万一被扣工资了怎么办。”

樱井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福山撑起身体,用手肘去顶他:“还不是因为你,你笑什么。”

“喂喂喂为什么要怪我啊,不是润你自己说要请我吃的吗……”

 

 

3.流萤断续光

福山放学后来找他,问他要不要一起回去。明明两个人家的方向相反,樱井还是答应了。

“你不跟铃村一起回去吗?”

“不了,健一他有点事。最近都不能和我一起回去了。”

福山走在他的左边,这时候转过头来:“什么?他该不会交女朋友了吧?”

樱井看了他一眼:“不是。”

福山松了一口气。

樱井说:“不过马上就是了。”

“!?!?”

福山拉住他,眼里仿佛在闪光,兴奋地道:“发生了什么!?”

樱井想了想,停下来凑到福山的耳边小声地道:“他在追我们班的班长。”

“D班的班长……那个很漂亮的坂本?!”

樱井点点头:“对,他每天下午都要和班长一起回去,所以我就只能一个人回去。”

铃村和他说过这件事,虽然他不说自己也看得出。铃村趴在窗台下往下面看,樱井叫了他好几声都没有回应。他顺着对方的视线往下看,拉拉队的女生正在练习,坂本站在最边上,雪白的双腿站得笔直,铃村目不转睛地看着,爱慕之情溢于脸上。

恋爱中的人就是这样,眼睛似乎要钉在对方身上,下课有事没事就走到对方桌子上说几句,耍酷卖蠢都是为了博对方一笑,自以为没人察觉,实际上众人皆知。

福山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

“我懂我懂的。”

樱井有些好笑:“你懂什么?”

“铃村不在了肯定很寂寞吧。别太伤心了,大不了你也去找一个。”

樱井其实没有太大的情感波动,一开始也确实有点寂寞,不过……他看了一眼神采奕奕往前走的福山,只是笑了笑便不言语。

“润很想谈恋爱吗?”

“随便咯,如果对方是长相可爱的女孩子的话。”

结果还是要看脸啊。樱井心说。

看他的样子似乎是没谈过恋爱?虽然自己也没资格说就是了。没想到福山这时候却问他:“樱井君收到过情书吗?”

“目前为止还没有。”

“那写过情书吗?”

“写过。”虽然没送出去过。樱井回想起自己压在箱子底部的几封情书,每次看到都想撕掉,但是最终还是没动。

他反问:“润呢?”

“初三的时候收到过。我还以为是真的,兴奋了好久,最后按照信上写的到花坛那边等。结果发现是同班同学的恶作剧。”

福山哈哈大笑。能够这样毫不在意地把自己的糗事说出来,如此坦荡,这也是樱井欣赏他的一点。

他说:“要是可以的话,真希望能收到一次真的啊。不过比起情书,我大概更喜欢被告白吧。”

被告白……吗?

樱井的脑子里忽然就出现了画面,树荫下女孩娇小的肩膀不安地扭动,福山难得脸红,手足无措;河边的草地上互相依靠着坐下的两个人;还有电影院里,能从座椅间的空隙看到两个人的脸越靠越近……

樱井没来由的心悸了一下,他觉得这样的润无比陌生,但是又升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樱井停住了:“那要是长相可爱的女孩子和你告白的话,你会接受吗?”

福山愣了一下,他顿了顿,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人叫住。

“福山!”是同班的同学。

谈话被打断了,福山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和对方打招呼,两人寒暄了几句,樱井却还在想那个问题。

他想说什么呢,应该是会接受吧。毕竟一般的男生也不能抵挡可爱的女生吧。

……虽然可爱的男生也是。

樱井轻咳了两声,即使没人看着他,也握着拳头挡在嘴边。

两个人再次对话的时候,福山却没有继续刚才的回答了,而是很自然地换了个话题,樱井也开不了口重提刚才的话了。

 

 

4.朴树散花,不知去向。

樱井整理书包的时候,前排的森久保转了过来,他留着有点长的头发,微卷,说话的时候鼻音上扬,有一种嚣张的味道。

“樱井,你小子最近一下课就走了,这是有……”森久保坏笑着对他比了个小拇指,“嗯嗯?”

樱井无语地撇了撇嘴,“没有,我连和女孩子接触的机会都没有啊。”

森久保一脸鬼才信你,“骗人!”

“……真没有啊。”

樱井脸上写着你不信我也没办法,他无奈地摇摇头,刚起身,却被一把扯住了胳膊。

“那你这么着急是去干吗?”

“我没去干吗,我也没着急啊。”

森久保却拽着樱井不肯放他走:“不行,你得说清楚,我们都朋友了这么多年你连这点事都不告诉我。”

樱井简直欲哭无泪,他每天下午确实去见人,不过那个人不是女生。

樱井看了一眼表,差不多到他和福山约定的时间了。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但他就是微妙地不想说。他为难地看了眼森久保,对方还是誓死不屈的神情。

“我说你啊,差不多就……”

“你还说不着急,不着急你看什么表啊。”

樱井一下子噎住了,森久保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不就这点事吗,遮遮掩掩做什么,你该不会有了恋人就忘了朋友吧。”

樱井心想这都算什么啊,情急之下说了句:“就算是恋人也不一定要告诉你啊!”

说完立马转身,趁着森久保愣神的时间转身就跑,没想到转头迈步的一瞬间就撞到了人。

樱井只觉得自己的鼻子上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然后就一触即分了。

他后退着捂住鼻子,一边弯腰连声道歉。对方什么都没说,樱井抬头一看,居然是福山。

福山也捂着一边脸,似乎是被擦到了,樱井没想到他会过来找自己,他心下一凉,这下糟了,刚才的话不会被听到了吧。

也不管他听没听到了,樱井先开口:“你怎么来了?”

福山看了一眼樱井身后的森久保,又看着樱井道:“我想了想还是和你一起过去吧。反正我先过去你也找不到我在哪。”

森久保看了看福山,又看了看樱井,忽然露出了难以言表的神情。

樱井点点头:“那我们走吧。”

森久保还想说点什么,樱井已经拉起福山的手往外跑了,樱井转头大喊:“祥酱——明天见!”

他拍了拍福山的手臂,示意他跑快点,旁边的福山显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跑,但是貌似很有趣,也跟着樱井跑。

两个人的书包一下一下地撞击着身侧,福山还悄悄往后面看了一眼,但是已经看清楚森久保的身影了。

森久保压根没跑,他站在原地纳闷的自言自语道:“这两个人,该不会是去联谊吧?”

 

某种意义上确实是联谊。虽然只有樱井和福山两个人。

两个星期以前福山哭丧着脸找到他让他帮忙补习功课。他中期测试的时候挂掉了外语。樱井记得这好像是他最讨厌的一门功课。福山哀嚎着要是自己期末再次挂掉的话假期就会被老师强制补课,而且他父母已经知道了。

“樱井君你一定要帮我,不对,樱井老师!”福山扯着樱井的手臂晃来晃去,樱井竹竿般的身都被他摇得东倒西歪。

他晕着脑袋让福山停下来。

“我也不擅长功课啊。”他确实不擅长,也根本提不起兴趣,不过不会挂科这点觉悟他还是有的。

“你上次英语考了多少?”

樱井心虚地报了个数字。

福山热切地欢呼:“只要比我好就可以了!”他看向樱井的眼睛里像是有星星,闪啊闪的。

樱井看他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的表情,哪里忍心拒绝。于是他点点头。

福山热情地摇着他的手臂,笑容里要溢出光来。

他们起初约的是快餐店,因为福山说不喜欢图书馆沉闷的气氛,但是去快餐店的结果就是,店内人声嘈杂,学不了几分钟两人就开始聊天。最后还是乖乖到学校图书馆。

福山有些烦躁的拿起铅笔,坦白说书上的单词他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一旁的樱井拿了本普通的小说,蓝色的封面,似乎看得很认真。他靠在座椅上,穿着和他一样的秋季校服,最上面的扣子除了检查从来不扣——他觉得勒,但是深绿色的领带还松松地挂在上面,白衬衫的袖子从暖黄色的毛衣里拉住来挽起,露出一节细瘦的手臂。樱井单手握着书,似乎是看完了一页,另一只手在纸页上翻动,响起好听的哗哗声,视线也随之移动。

福山干脆扔下了笔,书半遮住樱井的眼睛,他歪头偷偷去看樱井手里拿的书是什么,越靠越近的时候书一下子砸了下来。

“啊。”福山龇牙咧嘴地捂住脸。

樱井用书轻轻在他头上敲了一下,轻叹了口气。

“专、心。”

樱井小声地对他说。

福山不好意思说自己根本看不进去书,毕竟对方特地来图书馆陪自己。他只好拿起笔,假装被困住的表情,随便指了个题:“我这题不会做。”

樱井果然放下书凑了过来:“哪道题?”

福山又指了指那个地方:“就这道题。我看不懂什么意思。”

樱井凑得更近去看那个题目,嘴里似乎还轻声念着几句英文。

看樱井在认真思考,福山也无事可做,他抬起头打量图书馆,这里人不多,非常清净,借书的前台坐着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对方也刚好看过来,视线相交,福山朝她微笑了一下。对方似乎被吓了一跳,赶紧移开了视线。福山百无聊赖地望着周围,这里还能看到几个穿立领制服的初中生,他注意到离他们最近的一排书架后面有一个男生,长得挺高,旁边站着个不到他肩膀的女孩,忽然他的手臂被旁边的人拉住了,顿了顿之后俯下身。

二人移动的时候经过了没有书遮挡的缝隙,福山一愣——他们是在接吻。

“呐,樱井君。”

福山看着二人唇齿交合,不自觉地靠近樱井。

“什么?”

樱井还在看题目,这个题有点难,他好不容易想出来了,现在在想怎么和福山解释比较好懂。忽然耳边非常近的距离地响起了福山的声音,像是羽毛拂过。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他说话的时候毫不自知地靠近,温热的气息都打在了樱井的耳朵和侧脸,樱井有些不自然的退了退,耳朵红了一片,眼睛更不敢从书本上移开了。

“你想问什么?”

 

“樱井君,你接过吻吗?”

 

樱井猛地转头,迎面是福山的脸,四目相对,鼻尖几乎贴着鼻尖。

 

几乎是一触即分。

 

虽然只是沉默了几秒,感觉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樱井觉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突突地晃动。大脑里都快成一团浆糊了,还在想刚刚有没有擦到。

福山貌似也被吓到了,但是立马恢复了神情。樱井都不敢直视他。

他顿了顿,才开口:“我没有。我都没交过女朋友。”

福山居然笑了一下:“我也没有。”颇有一种都是单身狗的同甘共苦之感。

樱井其实想问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是他只是假咳了咳,说:“我给你讲题目吧。”

福山点了点头,又把身体靠了过去。

樱井都不记得自己讲了什么,脑子里全是刚才那一幕——忽然放大的福山的脸,鹿一样受惊的双眼,还有鼻尖传来的触感,近在咫尺的嘴唇。

他深深吸了口气。后仰倒在椅子上,书摊下来盖住了脸。

……怎么办,他现在,能够感受到胸口心脏的跳动。扑通,扑通。

感情无从而起,但是在与对方的相处中感受到的热情与温暖,仿佛太阳一样;而这份熨帖,也在悠悠岁月中,转化为更加深厚的感情。

以至于刚刚福山凑过来的时候,他差点就要亲下去了。

而现在,福山就在旁边,活生生的,带着阳光的和香皂的味道,十分清新的气息,他想……

“樱井君?”福山轻唤他。

“嗯……”樱井含糊地应了一声。

他现在根本不能面对福山,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他只能微微移过脸上的书,偷偷看一眼他的表情。

福山盯着书本,一只手在转笔,神色无异,樱井却注意到他的脸颊非常的红。

他“啊咧”了一声,脸都不遮了,把书放下来,仔细看福山的脸:“润,你的脸怎么了……怎么这么红啊?”

“不,这个是……天气太热了。”福山这么说道,脸上却有一抹不自然的红晕闪过。

“热吗?”樱井扫了一眼,图书馆内开着空调,温度显示26度。

“那个……樱井君?”

“嗯?”

“我忽然想起我还有点事情没有做完。”

福山倏地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收拾得太快,以至于掉了一本书。

福山正要去捡,一只干净的手已经把书本递到他面前了。

“小心点啊。”

樱井一边说着,一边把书本放入他的书包。

樱井看了一眼福山的脸色,似乎不是很好,一阵红一阵白的。

难道说我刚才……吓到他了?樱井有点慌,这下怎么办?他会不会以后不见我了啊?

这边樱井内心还在天人交战,福山已经收拾好了,提起书包准备走人。正当他准备告别的时候,书架后面传来了一阵泽泽的,液体交换的声音。

两个人顿时就脸红了,福山心知肚明,声音的来源就是自己刚刚看到的那对情侣。但是现在谁也说不出话,空旷的图书馆不断响起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樱井面色尴尬,好一会才对福山说:“润,那个……我知道有家新开的饮品店,正好去休息一下吧。”

“啊……嗯。”

 

 

5.夏夜月满天

樱井端着盘子走到福山面前,上面装了两杯饮料和一块黑森林蛋糕。

“久等了吧。”

福山收起手机,笑道:“谢谢了,樱井君。”

樱井在他对面坐下,一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就平静不下来。

本来就有着不可言说的绮念,还遇上了那样的事情,话说现在的中学生都这么大胆吗?!不过好在福山没有拒绝他,不然他就更尴尬了吧。

福山抿着饮料,完全不知道樱井内心已经是天人交战。

经历刚刚的事情,两个人一时无言。

福山先开了口:“是叫……森久保君……是吧?”

“什么?”樱井茫然地抬头。

“之前追着樱井君的那个人,是樱井君的同班同学吧?”

“你说小翔啊,对啊,我们是同班的,”樱井挑了一口蛋糕,“那家伙一直都那样,看上去像个经常炸毛的不良少年,实际上是个靠谱的人呢。”

樱井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一样,笑道:“我之前出来的时候他还拦着我,非说我交了女朋友呢!”

话一出口樱井就后悔了,福山闻言果然沉默了,脸上的红晕不浅反深。

二人相对无言,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樱井慌乱地想解释什么,但是越发语无伦次。

“那个,樱井君。”

“你听我说……”

福山打断了他:“我有一件事想和你说。”

樱井抬眼看到的是福山认真的神色,心下一沉。

——难道他看出来了?要和自己划清界限?

福山没有了平时开朗的笑容,眼里满满都是认真的神情,道:“樱井君,我想了几天……像我这样的人,心里有事一定要说出来,所以我还是想和你说……”

樱井感觉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像等待判刑宣读那样大气都不敢出。现在的他满脑子都是,如果福山真的不再和他来往了怎么办……

“等一下——!”

“我喜欢你。”

两个人的话同时出口。

樱井不敢置信地看着福山,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你说什么?”

福山却是一脸坦然的表情:“我说我喜欢你。”

樱井觉得有什么东西冲昏了他的头脑。

福山面上只闪过一丝不自然的神色,道:“我是认真的,我,我想了一下午,我想和樱井君交往……”

樱井忽然站了起来,拉着他的手腕往后面走。

“等、等等……”

福山手忙脚乱的拿起书包,被樱井一路拉到了外面,随便找了一个隐秘的树下停住。

“这是做什么……”

他还没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围住了。

“樱、樱井君!?”福山吓了一大跳,双肩都被紧紧抱住,他的手无所适从,不知道放在哪里。

“太好了……”樱井欣慰地道。

“什么……”福山微微转头。

“我还以为你会讨厌我……”樱井将头抵在福山的肩上,耳边柔软的头发蹭着他的脖子。

福山愣了一下:“为什么我会讨厌樱井君?”

“因为我开了那样的玩笑,还差点亲了你,我怕你会讨厌我。”樱井模糊的声音从肩膀处传来。

福山轻笑一声,双手绕过樱井的背也环住他。

“怎么可能啊。我怎么可能讨厌樱井君。”

樱井忽然放开他,捧住他的脸,道:“润,我喜欢你。”

“嗯,我也是。”福山笑着说。

“那……我们交往吧。”樱井笑着又抱住了他。

“嗯。”福山抱住他的脖子。

斑驳的树影洒在二人的身上,光影明灭,模糊了青春的笑脸,时间仿佛就定格在这一刻。

 

 

 

 


评论(3)
热度(43)

© 烛君 | Powered by LOFTER